她老公出差了

分类栏目:都市情缘

发布于

本來陸陸續續也經過了三個月才上了阿敏,同一個社區住著,我就不知道怎麼糊裡糊塗的上了阿敏的床。

  第一次跟阿敏認識,還是她生完孩子以後在社區裏閑逛,產後的女人那種豐腴潤滑的樣子真的蠻養眼。

  阿敏怎麼說呢,人妻型,163cm高,長得很像劉濤,琅琊榜裏的霓凰郡主,印象裏就是她那對高聳的大奶子吸引我,一般人都知道,年輕人喜歡看女人胸,畢竟那對大胸器會第一眼捕抓到男人的眼睛,我禁不住吞口了唾沫。

  也是好玩,最後跟阿敏發展到床伴關係後,她才告訴我,他很訝異於我第一次見到她,在自己老婆面前還會那麼色狼的盯著另外一個女人的胸部看,那種色色的眼神,讓她的下體還有點小濕潤了呢!

  每次說起這件事,我都會把手伸進去揉她的布袋奶,軟綿綿的,已經下垂,可能是太大的緣故吧,乳頭也是拉得長長的一截,我不誇張,阿敏的乳頭真的很長,很軟,搭在小氣球般白嫩的乳房上,只有被我吮吸激動充血的時候才會挺拔的翹起來。

  因為乳房太大,阿敏不喜歡戴乳罩,兩個孩子了,她也只能呆家裡伺候孩子,不用上班,平時花銷就靠著早年買的鋪面收的鋪租和網上炒股,只要不貪心,就不會虧,她老公給不給生活費,她也不在乎,所以阿敏在家是強勢的。

  她老公在一個偏僻山城的工地裏一呆就是一年,平時阿敏喜歡在社區裏陪那些婆婆、媽媽們聊天,還組織那些媽媽們成立了一個微信群,我常笑話她們是『媽媽幫』,幫主是阿敏,會員是我老婆她們幾個媽媽。

  老婆陪著阿敏聊天,我在用眼睛吃阿敏的冰淇淋,她是知道的。一個老公經常不在身邊的女人,她的活動範圍就是送孩子上學,買菜,在社區裏活動等等,其實是很枯燥乏味的,突然出現一個長得高大帥氣的男人,還對她有點那方面的意思,阿敏還算是蠻得意的。

  阿敏的性感很活潑,喜歡聯絡社區裏的媽媽做活動,網購,各種婆婆媽媽應該有的廣場舞,一樣也沒落下,即使現在天氣清涼,阿敏也會組織幾個婦女在社區地下停車場裏排隊快走,出身汗。

  有時候阿敏洗完澡,還把她穿著寬鬆內衣,隱約看到大乳房和乳頭的照片放在婦女群裏,讓她的粉絲們「膜拜」,老婆經常給我看,還開玩笑說,比你老婆的咪咪大吧,看了流口水吧之類的,殊不知,她的老公已經跟她的好姐妹滾床單了。

  昨天夜裡,阿敏又把她在「聽吧」網站上唱的歌發在群裏,阿敏有時候就是行動派,想了就去做,風風火火,辣椒的女人,聽老婆把她的歌放給我聽,我又想起上周她給我口交的事情。

  事情是這樣的,阿敏跟我老婆和其他幾個媽媽團購了十來箱蘋果,全部放在阿敏家,她們家140平方,很寬敞。

  一箱蘋果挺重的,老婆就讓我上阿敏家拿。

  去到阿敏家,她正皺著眉毛揉腰,我問她,「怎麼了?」她說:「挪蘋果的時候崴到腰了。」我說:「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啊,我看看。」

  不由分說就把她的上衣翻起來,外表看不出來,我說:「你家有藥酒沒,我給你揉揉。」她乖乖的躺沙發上。

  這個時候她小孩去上舞蹈課了,家裡沒人,除了睡著的二丫頭,二丫頭就是她剛生的閨女,才4個月大,能吃能睡,雷打不動的。

  我揉了會腰,手滿滿的就揉到大奶子那邊去了,阿敏雖然扭了腰,動作不靈敏,想反抗也被我壓著,掙紮了幾下就被我壓著不動了,但是她發燙的體溫,急促的呼吸都出賣了她肉體的敏感。

  乳頭挺立了起來有點硬,我仔細的幫阿敏按摩了整個背部,我的手法連我老婆也受不了的,每次按摩到最後就是一場肉搏。

  阿敏家的真皮沙發品質很好,沒有一般沙發那種要死不死的料味,阿敏也酥軟的沈在沙發裏,不再反抗,享受我的愛撫和深度的按摩,哼哼唧唧的呻吟聲輕輕的回蕩。

  再按前面,我把阿敏剝了個光豬,大奶子和大屁股真心有肉感,彈性不是太強,軟綿綿的,就是軟中有點燙。像小孩子發燒那種體溫,我把她的乳頭含在嘴裡,舔硬起來像根短木棍,我自己也拔了個精光,端著肉棒就去戳她的乳頭,乳頭跟龜頭接觸,積壓,摩擦,那種酸爽,我倆都舒服的呻吟了出來。

  我拿著肉棒去頂阿敏的嘴巴,她也知趣的張開嘴含住了龜頭,她的嘴巴裏好燙啊,像個小火爐,舒坦,熟女的舌功還是很熟練的。

  細想起來,她的老公可真心有福,聽阿敏說她懷孕那陣,擔心老公出軌,天天用嘴巴把他老公的精液都吸乾,免得他出去禍害其他女人,但是後來據說阿敏的老公在工地也跟一個審計部的老女人滾上了床,估計屬於職場性賄賂之類的。

  阿敏的老公屬於那種精瘦型的,據說床上功夫也很不錯,不然也不會生了兩個閨女。

  聽阿敏說她老公做愛不喜歡戴套子,每次都內射,如果不是避孕,阿敏的子宮可老受罪了,阿敏說她經常夢見她打掉的那個孩子在夢裡問她,媽媽,你為什麼不要我!

  說起來阿敏也是生女兒的命,她心情不好那段時間,遇上我老婆她們幾個女人,大家都玩得挺好,她就是在那段時間,知道她老公出軌,然後她也「奮起直追」出軌給我,到最後反倒我是那個得了便宜的人,但都是住一個社區,我也是有點擔心啊。

  阿敏的二丫頭醒了,這閨女從生出來就是胖乎乎的,吃多少也不夠,但是阿敏的身體也奇怪,奶子那麼大,偏偏奶水很少。一聽他們家二丫頭醒了,阿敏急忙「波」的一聲吐出我的肉棒,趕緊去廚房沖奶給她閨女喝,赤條條白花花的一團白肉在屋裡飛舞,也算是蠻養眼的。

  阿敏的二丫頭使勁的吮吸著奶水,我的肉棒還沒軟,我也湊過去看著小傢夥喝奶,我就缺個閨女,看他們家大丫頭和阿敏的長相,二丫以後也是個小美人。

  我的肉棒頂在阿敏的臀部,剛好磨到了她的大陰唇,阿敏回頭白了我一眼,嬌嗔的罵了聲,壞東西。

  我一看這表情,沒忍住,一手掐住她的左邊大奶子,一手啪的一聲拍了她的大屁股。

  「疼,死東西,輕點!」

  我就喜歡阿敏罵我,她罵得越狠,我越激動,我作怪的拿肉棒杵進她還濕潤掛著淫水的肉逼裏一陣搗動,她肥美的臀部盪起一陣雪白的浪花。

  「插深點!」

  她爽出了聲,出於媽媽的本能,二丫喝了奶還有點精神,迷迷糊糊的也快睡了,阿敏抱著二丫,我抱著阿敏,肉棒還杵在阿敏的身體裏不出來。

  當二丫被她媽媽放在床上滿滿拍著哄她誰,她的叔叔正在她媽媽背後,就像一條發情的公狗在幹她的媽媽。

  每次我都內射在阿敏體內,反正她也習慣這種內射了,只要定時吃一種叫『媽富隆』的避孕藥就沒事。

  聽說她老公還想生個兒子,拼第三胎,但是阿敏不願意,我說:「阿敏你乾脆結紮算了,免得再懷孕糟蹋自己的子宮,聽說子宮壁生一次薄一次,太薄了就一輩子難以懷孕。」歡愛後,我跟阿敏一前一後出了她的屋子,她去接她大女兒下課,我去接老婆。

  老婆每次洗頭都要花上倆小時,給了我和阿敏充足的偷情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