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奇遇

分类栏目:都市情缘

发布于

以下事件是發生在我當兵時,有一次因為盲腸炎開刀住進國軍8XX醫院;那時我傷差不多快好了,那天隔床剛進來一個士兵叫阿明,聽他說是要開痔瘡的跟他哈拉一番,才知道梯數跟我差不多,雙方也就熟稔了起來。

  這時房門開了進來一個身著一身全黑CUGGI套裝,帶墨鏡,約莫40歲,肌膚如雪、面如桃花,像是日本電影中的極道之妻般的美婦;一邊走胸前那對豪乳也隨她一起一伏的,雖然進來醫院也常看見一些幼齒的小護士,趁量體溫時偷看她們的一對椒乳及淫毛稀疏的小穴;但比起眼前的美婦人來,她則更令我有想姦淫的快感。

  原來她是阿明的母親,看她一進來就忙著幫他張羅一切又關心他吃過飯沒,對他的病則擔心的問東問西,完全是付慈母關愛兒子的模樣;睡鄰床的我也沾吃她帶來的高級日本定食。

  後來伯母說有事要先走,阿明在她的耳朵不知說了什麼,這才走了。

  看著她搖擺的豐臀離去,真想衝上去,把那窄裙掀起,從她的豐臀狠狠肏她一頓以發洩當兵的苦悶。

  不久,阿明說要進廁所泡藥,叫我等下別用廁所。

  我說好,便別過頭要睡。突然我似乎聽到很輕的腳步聲匆匆的進去廁所,心想不對,阿明不是在裡頭,怎麼還有人進去?

  好奇心趨使,便起身悄悄的從密封效果不良的門縫中看過去;這一看非同小可,竟是阿明那美艷的慈母,正蹲在地上用她的淫嘴為阿明口交;阿明則一手抓著她母親那柔軟的秀髮,不斷的肏她母親的淫嘴,一手搓揉著雪白粉嫩的豪乳,不久……

  阿明:「媽咪,怎麼才一下,妳的騷屄就濕淋淋的了,真是淫蕩啊!」

  伯母似乎被兒子的巨根肏的說不出來,一臉既無奈又淫蕩的模樣。但是阿明似乎並不滿意伯母的表現,竟拿起明天開刀前用來浣腸的甘油球,塞入伯母的菊花蕊,伯母似乎一驚,但已經來不及了,伯母迅即衝到馬桶邊。

  阿明:「好久沒玩浣腸了,趁現在好好玩妳一下,喜不喜歡啊?媽咪。」

  媽媽:「嗚……媽媽忍受不了了,求你放過我吧!」(伯母帶著一臉痛苦要求著。)

  然後,伯母終於忍不住拉了出來;但一邊伯母的淫嘴也沒閒著,正吞吐著阿明的肉棒;阿明則享受著這下流的淫樂。

  接著伯母把菊花蕊沖乾淨後,好戲才上場呢!

  阿明讓伯母趴在馬桶蓋上,接著就把剛從淫嘴抽出的肉棒,送入伯母因為浣腸及搓弄後而濕潤透的蜜屄,「滋」的一聲,整根肉棒就被伯母的淫肉穴所吞沒了,阿明一邊抽插著,一邊則用力拍著她母親的白嫩屁股

  阿明:「騷貨,夠不夠勁呀?看妳以後還敢不敢!」(這其中語氣似乎有不可告人之處。)

  這時伯母只有像頭淫獸般發出「嗯……嗯嗯……啊啊……」的絕美淫叫及喘息聲,此時在門外看到這一幕母子相姦淫圖的我,肉棒早就脹的快暴掉了;再看到伯母那一臉淫蕩的模樣,跟剛才那慈祥的母親竟是天壤之別。

  阿明:「當兵以來,許久沒玩妳的淫菊花蕊了吧!」

  說著就把正在活塞運動的肉棒,從伯母的淫肉屄抽出,滑入菊花蕊。

  伯母:「不要……不……痛……嗯恩……不要……」

  由於淫水很多;伯母叫聲還沒落,阿明整個巨根早就瘋狂的做起活塞運動。「撲赤」、「撲赤」……的肏屄聲不絕。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伯母:「嗯嗯……啊啊……不……阿明……噢……嗯嗯……」

  阿明:「騷貨不是不要嗎?真是欠肏的淫肉穴。」

  就在我快要忍不住噴射的時候;阿明似乎快出來了,他把肉棒抽出再對準他媽咪那嬌艷如花的臉射去,噴的一臉都是白稠的精液(真是絕美的淫像)。

  阿明不但把精液噴的她媽一臉;更命令她把精液吃下;並用她的淫舌把他的陰囊及肉棒舔乾淨,伯母猶豫了一下;阿明馬上抓著伯母的秀髮逼迫她做。

  看著伯母那無辜又淫蕩的表情舔著阿明的雞巴,幻想著自己也肏著伯母的淫肉屄,不覺的我也射了……我回到床上假裝打呼,過一會看著伯母帶上墨鏡那一身的豔裝一付慈祥又溫婉的模樣匆匆的離去(像啥事也沒發生般)。

  後來從聊天中得知阿明是家中三代單傳的獨子,家裡開了家大皮件店又有好幾棟店面在出租;可說是家大業大。不過他自小就不愛讀書、吸毒、打架樣樣都來雖然也被關過一年。但爸爸是大老板,又是民意代表。媽媽是富家小姐;做過婦女會的理事長,爺爺是將軍退伍,由於是獨子家裡的長輩把他當寶;舉凡殺人販毒攜械都擺平了,就連這次開刀一個小兵竟請到科主任操刀頗令我感到人生的不公平。

  隔天開完刀阿明的母親又來看他;隔著布幕看著阿明很痛苦,此時阿明也不顧只有一幕之隔竟拉著他母親的頭去吃他的雞巴;一面則用力捉弄伯母的那對豪乳,這樣似乎減輕了傷口的痛。

  隨著時間及阿明這段行動不便時,我的幫忙。我們的交情如同莫逆,後來一次不輕意的交談,我不小心吐露了我看到他跟母親的亂倫淫交。

  他起初有點吃驚;後來只好告訴我從國中他偷看他父母交歡時;母親的淫蕩模樣及美豔可人的母親洗澡後;他就忘不了那豐滿白晢的熟透美肉,後來好不容意從兄弟那弄來FM2,才肏到他母親的淫肉屄(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之後,又用同一方法姦淫了表嫂,也因此知道母親曾被叔叔迷姦;卻因為淫蕩而接受了叔叔的姦淫;叔叔後來更帶著兒子,趁他爸不在一同姦淫他的母親。

  直到一次阿明跟女朋友吵架回家,發覺母親的房間有激烈的作愛姦淫聲;他才看到平時高貴受人尊敬的母親竟像條母狗;口裡舔著堂哥的陽具;淫屄則正被叔叔猛烈的抽插著;如同失神般的淫叫。

  他拿起木棍把父子倆打跑,但此時的母親,卻因為兩根肉棒的拔出而失去理性,竟像淫獸般爬向他……

  此後我跟阿明在晚上10點憲兵點完名後總溜出病房,找尋各樓值大夜班誘人的護士姦淫,其中有個叫小玲的長的很像周海媚;搞起來的浪叫總讓我一下子就射的她滿身護士服及臉。後來更連白天來量體溫的護專實習小護士都肏過那個染了髮的怡柔;跟安室奈美惠超像的,每次肏她的粉嫩小淫屄時;那如泣如訴的淫叫總讓我們心疼,如果泡不上就找機會迷姦。

  但是我最忘不了的仍是阿明那徐娘半老風姿卓著擁有著爛熟美肉的母親,有次我趁阿明溜出去找朋友;並說要晚上才回來,要我幫忙掩護。

  我滿口答應了,心中卻早就盤算打電話給伯母;說阿明傷口惡化,要她馬上趕來,哪知我早就等著肏她的淫美屄。等喝下了我預先準備的飲料(阿明的FM2);不久就落入我的懷中……

  當我正肏得欲仙欲死之際,伯母竟因為太激烈而醒來了(當時我正肏著她的淫穴,一邊用中指肏她的淫菊花蕊);我嚇一跳;但伯母卻失神淫蕩的叫著,並叫道:「我要死了……嗯……啊……射在我的花心裡。」

  我被伯母的淫語,叫的受不了;而狂射在伯母的騷淫屄裡,一股一股的濃精不斷洩往伯母的子宮深處,而伯母因為我肏到她的G點,陣陣的淫液澆灌在我的龜頭上,也是極度的快感。後來由於藥性,伯母竟一點也記不得發生什麼事了。

  出院後我跟阿明結為兄弟;阿明的母親成為我乾媽(又有得肏熟肉屄了),而阿明那一群美豔的堂姊妹及姑姑、嫂嫂和急於巴結阿明這唯一財產繼承人的表嫂、表姊、妹……也一一成為我的獵物了。然而,這是以後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