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今年48岁,老伴在十年前就抛下我和一双儿女早早地离开人世,现在儿子阿海在城里工作,已经成家3年,小女阿敏去年也出嫁了,因为早几年所在的工厂倒闭,我就回乡下承包了十几亩地种果林,同...
    5611 暂无评论
  • 那是有一天夏天的下午,天很热,爸爸出差上上海了,家里没人,我经常乘着爸爸出去的时候到婶婶的卧室里撒娇,这天也不例外。婶婶正在午睡,当家里没人的时候,婶婶总喜欢把上衣脱光只穿着...
    92911 暂无评论
  • 在与妹妹搬入之后一年,妹妹也要进入中学阶段了。  这个不着名小村庄里只有一间中学,叫做「育体中学」。这间学校的教学宗旨很特殊,他不注重升学,所以学生的功课压力比较低。不...
    1523 暂无评论
  •  (1)哭泣的蜜穴      小小的饭厅充满了饭菜香气,屋子里母女二人都心不在焉地吃着晚饭,眼光不时张望着窗外风雨。      这阵子风势又更强了,雾雨弥漫得远近房舍、灯光都一...
    31647 暂无评论
  • 房间里的挂钟正嘀嘀嗒嗒的响着,屋子里没有一点儿别的声音,因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而我现在的样子又什么声音都不可能弄得出来--我正被结结实实的绑着,身上一丝不挂,麻绳紧紧的勒在...
    11092 暂无评论
  • 吃完晚餮后,张素莲去播放柔和的音乐,两人就在阔大的客厅,相拥着跳起舞来。此时正是炎夏的时候,张素莲穿着一件丝质的洋装,刘德凯也只穿一件短衬杉及长裤,两人刚开始跳舞的时候,还能...
    1187 暂无评论
  • 私立藤美学院的一处偏僻角落茂密大树的阴影下,留着双马尾的漂亮女生正双手撑在树上两腿大开,上身的衣服被脱下,身下的短裙也被掀到腰间,内裤掉落在右脚边,那圣洁隐秘的蜜处正被另...
    23186 暂无评论
  • 此經歷時隔雖已是兩年有餘,但記憶猶新,回想起來仍是激盪萬分,卻也心痛有餘。現在寫出來和大家分享!小弟與女主人公已經分手快兩年了,最後一次與之交配也是半年多之前的事情。此女...
    3433 暂无评论
  • 「啪嗒」一声,妈妈赤裸的丰腴的手臂伸出被窝,打开了床头柜上的台灯,橘红色的温馨灯光霎时洒遍了整间卧室。她转过脸来,绯红绯红的面颊上洋溢着喜气,明媚的眼睛里闪烁着幸福的神采...
    01512 暂无评论
  • 惊骇之中,我发觉自己完全失去了控制,身体的各个部位纷纷的「叛变」了,大脑成了一个虚有其实的光杆司令──换句话说,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傀儡」!「亏你还好意思叫我,贱...
    0668 暂无评论
  • 调教在继续,母亲换上了儿子亲自为她挑选的内衣……在一个公众场合,母子俩偷偷体验着禁忌游戏的快感,而儿子也终于成功的将「乱伦」这两个前缀次攻进母亲的心防……(九)「嗯……啊...
    1641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