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不成妈妈却让别人迷奸怀孕

分类栏目:乱伦人妻

发布于


  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这个秘密在我的记忆中隐藏中十年,每次回想起来都让我无法忘怀: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全身赤裸的跪扶在床上,年轻的医生双手揉捏着她洁白丰玉的乳房,大鸡巴在她的美穴内进进出出,带起丝丝白色淫液,房间内充斥着男人兴奋的征服声和发自女声的轻微呻吟,整个空气在都散发着淫荡的味道。谁也没发现在是在门后有一双复杂的眼睛,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这一切。一个十几岁的男孩正在享受别人在面前奸淫自己妈妈的奇妙感觉!那种又酸溜溜、又羞辱、又受委屈但又非常刺激的感觉!


  而这个男孩就是我。


  事情的发生可以说是非常的意外,本来只是男孩子青春期对女性的特别是对母亲产生「性」趣。却没想到便宜也别人,把娇媚美艳的妈妈拱手送给了别人。
  事情还得从我上初中说起,首先介绍一下我和妈妈吧,我叫刘川,小学的时候和女生说话都会脸红,13岁的时候我上初中,由于教学质量好的中学在县城,离家远来回不方便,那时候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在乡镇同一所单位上班,我家的家庭条件还算好,所以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妈妈过来和我一起住,照顾我的吃穿住行,爸爸却只能在家乡同爷爷妈奶奶一起住,上班经营厂子。


  我的妈妈叫汪艳,33岁,因为工作在机关单位的文职工作,妈妈一直十分注重自己的衣着打扮。妈妈相貌端庄秀气,容颜清秀,气质典雅,穿起旗袍与高跟鞋时更是优雅动人。她如果和不熟悉她的人说28、29岁估计没多少不信的!
  白晰的肤色、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特别是那成熟女性的风韵已使那时的我为之倾倒。妈妈是单位里的头号美女,当年爸爸击败众多追求者才娶到妈妈。
  在我进入青春期后我就开始对母亲产生「性」趣。我对女人逐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自慰从偶尔发展到天天要。但是自慰并不能真正满足我,我渴望真正的性交。而在那时社会和学校还很保守,像我那个年龄追女孩子可是件了不得的事,会惹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虚荣心很强的我当然不愿做那样的事。我只得苦苦熬着,希望能早日长大找老婆。不知何时起,妈妈渐渐把我吸引住,后来我竟把她作了性幻想对象。刚开始我也会有罪恶感,每次完事后总会感到内疚。而差不多两年后罪恶感就逐渐消失了,那时候我迷恋妈妈已到了狂热的地步。


  想归想,可那时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一尝所愿。无奈之下我只好拿妈妈的贴身衣物稍以慰解了。后来,衣物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欲望,而上学我和妈妈独处一室为我偷窥创造了条件。家里浴室有气孔,虽然是玻璃的,但玻璃表面窗花纸遮住了,没办法在玻璃底下角的起掉一虚窗花纸,好在妈妈洗澡大多是在晚上,浴室内的灯光很难发现窗外偷窥者的眼睛。一切做好后激动的我一个下午都在坐立不安中度过,只等着妈妈下班回家,还要祈祷妈妈今天洗澡。
  很幸运,当妈妈拿着浴巾走向浴室的时候,激动的心情提到了嗓子眼儿,三步并做两步而又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的来到气孔外,妈妈一进浴室,立即就将短裤连同三角裤一并脫掉,紧接着就坐在马桶上撒尿。由于她动作太快,我一时反应不及,等我回过神来,她已从马桶上站起並擦拭下体,順手就脫掉了身上的罩衫。


  全身赤裸裸的妈妈哼着歌走向浴缸。她走动时,胸前白晰的两個大奶不断搖摆晃蕩,丰满的屁股也一扭一扭的微微顫动,我看到这个画面,突然感觉說不出的兴奋紧张,身体不由自主就抖了起来。平日正经……温婉贤慧……熟悉的妈妈,一旦赤裸身体,似乎一下子就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她赤裸的胴体在灯光下显得粉嫩光滑,丰挺饱满依然坚挺的奶子,就像两个剥了皮的柚子一般肥大,奶头,乳晕恰如其份地跟胸部Size的比例刚好。看到她成熟丰满的胴体,我的下体不由自主就开始充血膨脹,並且迅速的亢奋勃起。妈妈的屁股和大腿,明显比一般年轻女孩丰朔許多,看起来肉乎乎的格外誘惑撩人。但她的阴毛卻很浓密,柔顺的覆盖在她嫩白隆起的阴阜上。自己亲生妈妈的裸体卻給予我从所未有的強烈刺激。


  我简直兴奋的不行,于是掏出老二,一边看一边打手枪。結果妈妈澡还沒洗完,我已经爽得连续泄了两次。怪不得一大堆人喜欢熟女,原来熟女的肉体还真是有魅力啊!


  从此之后,每次妈妈在家里洗澡,偷窥成为我必修的功课。渐渐的偷看妈妈洗澡和用妈妈换洗下来的内衣内裤手淫已经不能满足我对妈妈强烈的需求。我要真正的得到妈妈,占有妈妈,征服妈妈。但那时也只是自己萌动的想法,毕竟妈妈的形象在心目中还是那么的高大,威严。我对妈妈的身体极度着迷。渐渐的萌生了母子乱伦的想法,开始打起了妈妈的主意,经常偷看妈妈洗澡,也经常用妈妈换洗下来的内衣内裤手淫,从气味上得到快感。妈妈当然也都不知道,还是依然那么疼我,爱我。我却一直在研究如何和我妈做,结论只有一个:迷奸。因为让妈妈自愿的做那是不可能的。


  我拿了钱,去药店买安定片,一路上考虑了数十种医生一旦问起药的用途时可能的回答。诚慌诚恐的走进药店,那时的安定片没有现在那么管理严格,可能医生看我只是个小孩子帮老年人买药,没有多问就买了我一瓶,还告诉我每次吃两片就行。我向得了宝贝一样把药拿到家,思考起怎样给妈妈下药。首先想到的是妈妈晚上喜欢喝宏宝莱汽水,乳白色的汽水药下里面不容易发现,我起开一瓶下了三片药,再把瓶盖盖好,还原。考虑一下怕药效不够,再把妈妈吃的感冒效囊里面的粉末倒掉,换上研磨好的两片安定片,万事具备,就等妈妈回来「享用」了。


  下午5点,妈妈也下班回家了,「小川,今天在学校怎么样?」妈妈微笑的问到。


  「一切都很好啊,妈妈,我今天测验考试还考了第一名」


  「是么?那妈妈给你做些好吃的,算是鼓励吧」妈妈说


    「好啊」我假装的回答到,心里却想着你用身体犒劳你儿子就行了。    
  「妈妈,我帮你把,毕竟我会做。」


  「好吧,你也来吧」


  一顿饭在妈妈的勉励中结束,母子两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随手拿起那瓶加了药的宏宝莱,装模做样的起开,递给妈妈,她没有任何怀疑的拿起喝了起来,两个小时过去,汽水瓶见底,妈妈只是稍稍有些范困的意思,还好我有两手准备,拿来已经换过的「感冒药」,对妈妈说:「妈妈,别忘了吃药啊,感冒才能快点好。」


  「嗬,我们小川什么时候这么孝顺了,好,妈妈吃」妈妈说。


 〈着妈妈柔软红润的双唇吃下药的瞬间,激动的心情提到了嗓子眼儿,一股热气在下体下升起,距离妈妈的肉体越来越近了。


  十点钟上床睡觉,妈妈哈切连天,但刚睡下我是没有胆子去碰妈妈的,害怕她药效没有发挥醒过来,但对于少年来说困意是无法阻挡的,没办法,我把闹钟定到凌晨1点,到时候一块美肉就任我安全的享用了。


  我感觉自己设计的很完美,但任何事都有意外,我没想到的事就因为我睡觉的这两三个小时,使的妈妈没有让亲生儿子享用占有,却让给别人奸淫、蹂躏甚至……怀孕。


  凌晨1点钟闹钟响起,我悄悄的走进妈妈的房间,却意外的发现妈妈没有在房间里,房里找了一遍,在我的客桌上有张纸条,写着:「小川,妈妈晚上吃东西可能吃坏了东西,胃里火烧火了的,头也痛的厉害,一直想吐,叫了你两声你没醒,妈妈先去下面的诊所看看去了,你一会醒了来接妈妈。」


  我忙穿上衣服,下楼去诊所,很可能妈妈头次吃安定片,药量还有些多,身体引起了不良反应。我家楼下有个诊所,离我家很近,一墙之隔。到了诊所,长长的走廊黑凄凄的,见不到一个人影,大半夜的那还有人啊。隐约中只有注射室透过门上的窗口发散出微亮。我走到注射室门口,突然从门内传来一阵細微怪异声响,那声响断断续续。非常清晰,我惊疑未定,悄悄把注射室的门推开一条缝,紧靠到房門口探头一望,不禁瞠目結舌,当场愣住。


  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記自己那一刻所见的景象,那里发生的甚至比我第一次見到妈妈的阴户更让我印象深刻。


  十几个平米的房间,医用病床正对着房門,我离的是如此之近已至于我能看清自己想看到的一切。


  我还是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看到妈妈的裸体,一个三十三岁、纤巧适中的女人的裸体!我亲妈妈的裸体!那一双乳房、那一条幽谷,对于一个十三岁的男孩来说,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原始震撼,我一时之间呆在那里着迷。


  一个30岁左右的赤身裸体的男人正在妈妈洁白纤美的胴体上驰骋。地上散落着妈妈的旗袍、粉色的乳罩和小小的洁白的内裤,还有男人的衣裤和白色的医生大挂。这个男的应该是医院的医生,一米八几的身高相比于妈妈一米六几的身高妈妈要高大的多,强壮的身体上明显看得出运动员才有的胸肌、腹肌。这时男人的一只手放在妈妈的私处不停抽动,人则低头在吻啜妈妈的乳房。我看着不是我爸爸的男人不停舔吮妈妈的身躯,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知我应该上前阻止,但实在太好奇了,太吸引了,我不舍得上前阻止。


  另一个让我震撼的,那是什么?那怎不是和我一样的小鸡鸡,而是一条令人望而生畏的大肉棒!当大肉棒没入妈妈的下体时,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就算这已是十几年前的事,记忆的画面却好像昨天发生的清晰,仍然清楚记得当时那种感受,那种第一次看到男人的性器官进入女人的生殖器的感受!那种第一次看到妈妈被别的男人奸淫的感受!那是何等天崩地裂!胆颤心惊!


  我妈仰躺在床上,象发了高烧一般的脸晕紅似火,她两个白馒头一样的奶子裸露在外,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浓密阴毛的笼罩下,两片肥美的阴唇闭合在一起,夹出一道美丽的肉缝,暗红色地肉缝延伸出很长的跨度,将内里禁忌的世界严严实实地包围着,我知道这就是妈妈的阴道入口所在,我曾经就是从这个地方来到这个人世,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竟然能够在这样近的距离观察这个我曾经出世的地方!


  医生挪动了一下身体斜压在我妈身上,我这是第一次看一个成年女人是怎样地被男人搞。医生上身趴在我妈头上部,我看見他的嘴在我妈脸上,颈下,耳垂处胡乱的亲着,而他的大手在轮翻握弄着我妈那两个坚挺的肉球。妈妈明显处于晕迷状态。医生的呼吸粗重的很,看样子格外兴奋。我妈的那两個白奶子在他大手中滚来滾去,看上去就象两個雪白的圆馒头。医生的嘴按在了我妈的嘴上,看着他那麼使劲吸好像我妈的嘴很甜的样子。


  医生吸了一阵以后头从我妈脸上向下滑去,一路亲着直到我妈的肉峰上,同时他的身体也調整了姿势,那右手也向下面摸過去,直到我妈的雪白的大腿间。
  我看見那手从我妈那些黑毛簇上滑下去,摸到了那浓密毛簇下面的地方,已经对女人的身体不再陌生的我知道那里是我妈的什麼地方,那是我漂亮文靜的妈妈的穴,也是生我出来的地方!我喉头哽动一下,咽了一口唾沫。


  医生的嘴湊在她那双峰上,伸着舌头不停地舔弄她的乳暈和浅褐色的乳头,而下面,我看着医生的手在我妈那顏色与她雪白的大腿形成很大的反差的褐色的肉穴上拨弄了一以后,拇指好像按在了我妈那小肉凸上〔不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叫阴核〕,「嗯」从我妈嘴里不自覺地发出了低低的声音,她仍紧闭着双眼,火紅的脸上嘴唇卻微微張开。


  清楚地看着几乎近在咫尺的我妈的嫩穴是如何被男人的手指搞的。医生的拇指不停地轻快地摩擦那小肉凸,而另外插入肉洞中的两根手指則不停地一进一出,同时在那里面的肉壁上旋转抠弄,這與我自己用手指「干」她的那個洞手法的熟练不可同日而語. 站在门外的我看得鸡巴不知不覺早已涨硬。医生下面动着手上面也一刻沒闲,开始用嘴轮流含吸我妈那两颗奶头……我妈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嘴唇不时地咬住又松开。


  医生好像很有耐心,含弄那两颗奶头好像在含弄两颗糖果。


  医生的两根手指插送的越来越快。


  医生抽出了手指,我好像看到上面亮亮的粘着什麼. 紧接着我看到医生的头又向下面滑去,竟来到了我妈的两腿间。


  医生头埋着很久沒抬起,好像舔得不亦乐乎。


  医生边舔两手还从两边伸上去握弄妈妈两个奶子,间或將那两颗奶头捏在手指间轻轻搓弄。


  医生才站起身,他重新爬到床上,我正好在他側面,我看着他跨騎在我妈颈上方,同时我也看到了他的鸡巴,天!那是怎麼大的一根肉棒!那東西又粗又黑是那麼丑陋嚇人,竟有我一掌多長. 紧接着发生的一幕更让十来岁从小生活在乡村的我目瞪口呆,他跨坐在我妈脸上,双手扶着床帮,伏下身去,那可怕的大鸡巴竟然伸向我妈清秀的脸上,在我妈白嫩的脸颊上滑弄了一陣以后,它竟然伸向我妈的唇间!用手微微撬开了妈妈的嘴,然后看着那丑陋粗大的東西塞入了她的嘴里!扶着床帮的医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上下起伏身子。天!他竟然把那根東西在我妈嘴里一进一出,象肏穴一样肏着我那如花似玉的妈妈的小嘴!
  我全身的血好像一下全勇上头顶。这画面带来的強烈刺激使我几乎要射了出来。


  我妈躺在那里,我怀疑男人把那丑陋的東西插进她嘴里她怎麼不惡心!也怀疑她那小嘴怎麼能含得下那麼大的東西!


  果然,我仔細观察发现那根肉棒真的不能全捣进我妈的嘴里,它往下最深入时也只塞入有三分之二的样子,就是那样也把我妈的小嘴全塞滿了,以至于我妈的脸颊向外鼓起来。


  医生不停的动着把我妈的嘴當穴肏了二三百下!


  然后我看見医生把大鸡巴从我妈嘴里抽出来以后爬到床下,他拽过我妈的身子,扯着她两条腿把它們架在肩膀上,還拿過来一个枕头垫到我妈屁股下面,最后就是他的大鸡巴对我妈肉穴的进入。


  我沒看到医生那玩意是如何进入我妈嫩穴里面的,剛才他肏我妈的嘴时是我的侧面我看得很清楚,但現在這样一下換成了正面,我只能看到医生黑黑的屁股和我妈架在他肩膀上的浑圆的小腿、白晰的小脚。


  一切都是距离那么近,我能清楚地看到医生的大鸡巴在我妈嫩穴里的一进一出,出的时后基本都抽了出来只留龟头在內,进的时候卻是齐根插入!我簡直怀疑那麼大一根肉棒怎么能捅到那個小肉洞里的,但显然,我妈下面的这个肉洞比她的嘴要大得多,因为刚才肏她嘴时鸡巴只进去了一半現在則是全都插进去了。
  医生肏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


  「騷穴!我肏死你!大晚上的穿这么少,明显是来找男人的么」我聽見医生喊。我妈被架在医生肩膀上的两腿似乎变得僵直,向上抬着。过了一医生边肏着妈妈的穴,边用嘴舔我妈的腳,他甚至把那些秀美的腳趾逐個含进了嘴里。
  直到医生把我妈肏得呀呀的呻吟連成一处他才放下了我妈的脚,然后他拔出鸡巴,我看着他把我妈拽下床,让我妈脸朝床上身伏在床上向后面抬高屁股,医生抱着我妈雪白渾圓的大屁股一下下的从后面干她。


  我妈雪白的两个奶子悬垂在胸下,随着身子被肏得乱晃着。


  「騷穴!我肏死你我肏死你!这么紧,肯定很解说词没被男人干了,真骚啊,昏迷还叫的这么大声,今晚有的奸了,一只安定打下去怎么的也得睡个3、4个小时,老子今天让你怀上老子的种」医生边肏边叫。


  原来他给妈妈打了安定汁,我说妈妈被这么干怎么没一点醒的意思。


  我看得血脈膨張,想不到平时矜持文靜的我妈有現在的样子,身为单位第一美女的妈妈,平时和爸爸做爱也是相敬如宾,何曾体验过如此酣畅淋漓的性爱,睡梦中的妈妈下意识地小蜜壶上下套弄着医生的肉棒,還在套动之间愈来愈大力地扭腰旋臀起来,医生怀中絕色美女的妈妈不由自主地沉倫在那波涛汹涌的肉欲快感中,呻吟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


  医生抱着我妈這個比他矮了半个头的美丽女人的丰臀,一下一下的狠肏!无疑这次我妈被強壮又会玩的医生搞得体验到了做为一个女人的妙处,接着我看到站在我妈后面的医生双手按在我妈屁股蛋儿上揉摸了一阵以后把那两瓣肥嫩的屁股蛋儿用手掰开了,我从稍高一些的后面清楚地看到了我妈深褐色的屁眼!
  那是一個小小的闭着的肉洞,外面长着一圈一圈的花纹一样的皱肉。我看得兴奋又奇怪,不知道医生露出我妈的屁眼干什麼?却見医生双手扳着我妈的屁股蛋儿,把他那根大粗鸡巴向我妈的屁股縫中顶去。我看着那肉棒顶在了我妈的屁眼外。


   我看着那铁棒一样的大鸡巴前端慢而坚决地捣进妈妈的屁眼里时只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医生扳着我妈的屁股蛋又继续往里面捣,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有半尺多長的大肉棒在我眼前直直的全部捣进了我妈的屁眼……伏着身子的妈妈痛苦的繃紧了身子,她虽然是一個已经33歲的成熟女人,但显然还是第一次自己娇嫩的屁眼里被捣进异物,而且是那么的粗大的東西。


  我傻了一样看着医生的那根大鸡巴一进一出的肏着我妈的屁眼,原来女人的嘴,穴,和后面的屁眼都可以肏呀!十三岁的我兴奋着自己的发现,卻不知道這個发現对于一个象我這样年齡的男孩也太早了点。


  鸡巴在屁眼里的进出很慢,我清楚的看見我妈屁眼里面的嫩肉壁在大鸡巴抽出时被带得翻出来,可能是里面太紧的原因。


  「骚穴!,让你的屁股这么又圓又大」医生竟骂着我妈。


  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頂着那大鸡巴与屁眼的結合处,看着大鸡巴一下一下在里面的进出。慢慢地我感覺那肉棒进出逐渐快将起来。


    那样肏了二三百下后大鸡巴进出的速度竟然和刚才在我妈那个洞——-她的穴里时差不多一样快了,而我妈口中发出的淫叫声却越来越响。


  「我肏死你这骚穴肏死你!小荡妇,这么能叫,天生就是被人强奸的命」医生越肏越兴奋。在大喊声中医生又射出精液,全部射在了肛门里,两人侧卧在床上,浑身的汗迹打湿了下面的床单,医生擦拭着妈妈的额头和脸颊,亲吻一口红唇,说道:「美人,你可真迷人,哥哥爱死你了,今晚不把你干舒服,哥哥怎么对的起你,呵呵呵,别急啊,刚刚只是前戏,真正的受情仪式现在开始了。」
  说着,缓缓拔出浸泡的肛门中的阴颈,令我惊奇的是我到这为止,一个小时了,射精到现在只休息了几分钟,拔出来又坚挺如夕了。


  医生嘿嘿一笑,又上去把妈妈的腿分开了,把妈妈的腿使劲往上掰,把小袕充分的露了出来,然后把妈妈的丝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把鸡巴扶正了,对准妈妈的小穴猛地向下一戳,妈妈的小穴被猛地一下分开,紧紧的裹住了医生的鸡巴,妈妈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似乎鸡巴超过了他的极限的样子,医生淫笑着说:「小表子,干了这么久小穴还这么紧,天生就是被干的命,你这样的女人要是不被男人好好开发开发那才是没天理呢,今天就给哥怀上吧。」


  医生的双手恩了上去用力的揉搓起来,渐渐的医生的抽送越来越大力越来越大力,妈妈的穴彻底的被他征服了,从里到外都湿漉漉的了,妈妈的丝腿在医生的肩膀大力的晃动着,妈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医生的鸡巴似乎被一股无名的力量吸弄着,看着身下被压着的娇美的妈妈,已经成了他的胯下之物将来,还要为他怀孕,莫名的兴奋充斥着他的神经。


  望着沉睡中的妈妈,原本轻蹙的眉已经解开,换成的是满脸的红晕,真的好美,医生大力的抽送着,享受着肉棒在妈妈柔软湿润的阴道内抽插的快感,而妈妈的身体也开始不安的扭动着,随着肉棒所刮出来的淫水也愈来愈多,依然熟睡不醒。


  下体的动作也逐渐疯狂了起来……双手离开了妈妈的乳房,移到了妈妈的背部,医生抱起妈妈,观音坐莲似的抽插着,用脸颊不断磨蹭妈妈坚硬的乳头,妈妈呼出的鼻息也愈来愈重……「嗯……嗯……」妈妈开始无意识的轻呼着。医生改换肉棒运动的方式,紧紧的抵住妈妈的阴阜,开始用力磨擦着,原本前后抽动的肉棒变得像杠杆一样在母亲的阴道内上下翻动,这带给我无比刺激,妈妈柔软的身体像肉泥扶在医生的身上。


  「小美人……好舒服……啊……你的肉穴真的……好温暖……好湿润……」
  母亲的感觉似乎变得更加的强烈,原本柔嫩的阴蒂被他阴毛刮得硬了起来,望着母亲愈来愈红润的脸颊,似乎她正在享受这梦幻般的快感,殊不知,此时趴在她身上的不是梦境里的爸爸,而一个陌生人享用着她那完美的肉体。


  「嗯……嗯……」妈妈呼气的声音愈来愈重……就在此时,突然看到妈妈的身体开始不规则的痉挛,我知道妈妈快要高潮了,于是医生更加努力的磨擦着……「啊……啊……」从妈妈的喉头间吐出了长长的一口气,妈妈身体一阵阵不规律的收缩着,突然,妈妈轻哼一声,软软的倒在医生的怀里,在我感觉中妈妈是那种闷骚类型,高潮不容易到来,一旦高潮来临就会一次接一次。


  「啊……小美人……哥哥……忍不住……了……」


  在妈妈的冲击下,医生再也忍不住的向妈妈的子宫深处射出了浓浓的精液,静静地享受着妈妈淫液如潮水般的冲刷他的龟头和律动……浓浓的精液在妈妈体内发射了足足有一分钟,医生把妈妈放倒,把臀尽量抬高,没有使一滴精液流出体外,汹涌澎湃的精子涌进妈妈的卵巢,寻找卵子去孕育新的生命。


  这一晚,医生足足操了我妈6次才算完,每次都是把精液灌到最深处,无论是床上、办公桌上、椅子上都留下了两欢爱的淫液,甚至医生突发奇想的把妈妈绑在自己身上,托起妈妈的双腿,两只大手搂住妈妈纤细的腰肢,边走边疯狂的抽插着妈妈的蜜穴。妈妈无论是阴道、口腔、肛门还乳房都布满了精液。凌晨4点钟,医生实在累的不行才把妈妈衣服整理好,又擦干净妈妈的全身各处,清理掉室内可能的痕迹,去临屋的卧室睡觉了,只留下一个美妇衣衫还算整齐但脸上还残留着红晕独自躺在病床上。


  妈妈第二天十点多才醒过来,我也在妈妈身边睡着的,妈妈刚醒来没多久就急着上厕所,出来一脸严肃的问我什么时候来的,来的时候看到什么人了么?我说1点多钟来的,来了就看到妈妈睡在病床上直到现在。妈妈看了看我没有再说什么。我象什么也不知道一样问妈妈,自己一个人来医院没什么事吧,病好些了么?妈妈心不在焉的回答,昨晚不舒服来了医院,一个医生给我打了一针,感觉好多了。没事了,我们回家吧。看着妈妈走在前面走路扭扭捏捏的样子,我忙走上前去,扶着妈妈。别人以为是病人,谁会知道是妈妈被干的走不了路,我不由感叹那位医生的强壮。


  从此之后,妈妈再也没去过那个诊所,也就再没和那个医生有过交集。
  但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两个月后,爸妈一起吃饭时妈妈出现呕吐的现象,过来人的爸爸立即就明白妈妈又怀孕了,爸爸很高兴,他一直认为家里一个孩子太孤单,再要一个有个伴多好。妈妈是死活不同意,但家里人都说要这个孩子,连我也一旁吵着要个妹妹,妈妈也就没办法了。十个月后,妈妈产下一个女孩,更不幸的是这个孩子出生就是畸形,身上长了好大一个瘤,没几天就死了,爸爸可惜了好一阵子,妈妈却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而我却少了一个好好怀念的对象。(我再也没对妈妈用过安眠药,怕影响妈妈的身体,也就没有了一亲芳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