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母的暑假

分类栏目:乱伦人妻

发布于

媽媽剛本科畢業讀研究生的時候就生下了我,所以今年才36歲,我的爸爸在我沒上小學的時候就和媽媽離婚自己一個人去了國外。
這個暑假我們將在海上度過,媽媽的單位也不景氣,所以索性趁著我小學畢業的假期媽媽請了一個月長假,帶我出來旅游,我們在東北生活,而媽媽要帶我去南方的一個沿海小城市旅游,順便去看望陳伯伯,也就是媽媽的大學時期的導師,我叫他:陳伯伯,這已經不是媽媽第一次帶我去了,因為從我出生到現在,媽媽几乎每年都帶我去陳伯伯的海邊別墅住几天,可能是因為大學時候媽媽的導師給了她極大的幫助,所以媽媽很感激,而畢業甚至工作以后兩個人的關系還是很密切,這次我們將要在陳伯伯的別墅花半個月的時間。
做了兩個小時的飛機我們終于降落了,媽媽拉著一個大旅行箱,我拉著一個小行李箱邁步從機場出來,由于現在是夏天媽媽穿了一件淺色的連衣裙,兩條白腿裸露在陽光底下,白嫩的腳上穿著一雙人字拖,腳趾上還涂著精致的藍色指甲油,臉上戴著一副墨鏡,頭上戴著一頂遮陽的草帽,陳伯伯的車已經在機場門口等著了,陳伯伯看見我們出來,邁步從車上走下來,媽媽走上去熱情的擁抱了一下說道:“教授好!”,陳伯伯點頭笑了笑,摟著媽媽的肩膀上了車,反而把我晾在了一邊啊,我跟在了后面也上了后座,一路寒暄,一個小時之后我們就到了陳伯伯的家,這個別墅我已經很熟悉,畢竟几乎每隔一年都來一次,上了二樓,我還是挑選了自己最長住的那個屋子,那個屋子一直沒人住。
陳伯伯的諾大別墅只有兩個人住,他和張楓阿姨,張楓阿姨35歲,年紀比媽媽小一點點,也是媽媽讀研究生時期的同學,也就是說張楓阿姨也是陳伯伯的學生,據說到現在還沒結婚,但是比媽媽看起來還年輕不少,張楓阿姨很漂亮,和媽媽是完全不同的漂亮,媽媽身材高挑足足有接近1米70,而張楓阿姨只有1米59左右,是小巧型的,乳房也沒媽媽那麼豐滿,張楓阿姨很疼我,每次來她都帶我玩。
吃過午飯的我經過一趟飛機已經是疲憊不堪,躺在席夢思床上我沉沉睡去,到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我被窗外的汽車聲音吵醒了,我下床拉開窗簾,强烈的陽光灑在我臉上,只見樓下媽媽和陳伯伯,張楓阿姨好像剛剛開車出去,現在回來了,媽媽從副駕駛下來,而張楓阿姨去后備箱拿買的東西,只見陳伯伯走過來一把摟住了媽媽,吻上了媽媽涂著口紅的嘴唇:“噢,不要教授。。今晚我們有大把的時間”媽媽急迫地說著。陳伯伯充耳不聞,大手繼續揉著媽媽的胸部,“小冬(也就是我)隨時會醒的,他遲早會發現他的媽媽只是一個順從的主婦的。。”
見教授不為所動媽媽只好說:“要麼給我還像之前一樣加點東西好嗎?這樣會使我身体更加敏感。” 見教授思考,媽媽轉身去副駕駛把自己手包拿了下來,教授從里面拿出了一個物体,由于太遠我看不清是什麼,媽媽背對著我的視線把連衣裙拉上去,教授把東西放在媽媽上身又拿了什麼放在媽媽襠部這才讓媽媽放下裙子,可是媽媽臉上的痛苦可隱藏不住,教授轉頭又拿了什麼東西弄在張楓阿姨的上身,一切就緒后教授拍了拍媽媽和張楓阿姨的屁股:“你們倆還有很多事要做,快把東西拿進屋里。” 媽媽不敢怠慢和張楓阿姨把后備箱的食物拿進屋里,這期間媽媽走起路來嘴里直說痛,而張楓阿姨卻像個沒事人一樣。
我偷偷從房間里出來,從二樓的走廊角落往下偷窺,只見陳教授正在客廳的桌子上看書,而張楓阿姨和媽媽正在諾大的廚房里忙碌著,准備著我們的晚餐,張楓阿姨在切菜,而媽媽在水池邊幫張楓阿姨洗菜,兩個人的活都很輕松可是我看見媽媽和張阿姨的額頭上有汗水不停地流下來,俏麗的臉上掛滿了一滴滴的汗珠,我很費解?難道是夏天太熱造成的嗎?可是屋里明明開著空調的啊。
期間一個洋蔥掉到了地上,張楓阿姨彎腰去撿的時候,我才發現了她淺藍色的短袖襯衫里竟然是赤裸的!張楓阿姨在家里沒穿文胸!而彎腰的瞬間我看見了似乎有什麼東西纏繞在張楓阿姨身上,好像是繩子。
這時媽媽洗完了菜,用小手在自己臉旁扇著風:“呼呼。。好熱呀。”媽媽的小臉熱的通紅。陳教授這時放下書走進了廚房,從媽媽后邊走過來一把抱住了媽媽,雙手在媽媽身上摸著,媽媽咬著嘴唇沒有發出呻吟的聲音,當教授的手游走到媽媽胸前的時候,媽媽突然小聲說:“嘶。。噢。。好痛!”想必是媽媽乳房上的東西令媽媽感受到的疼痛。這時陳教授從冰箱里拿出一根冰棍:“來,小李(媽媽叫李顏盈),給你降降溫”接著把圓柱体的冰棍從媽媽的下体一下插了進去,媽媽的臉色更紅了,臉上的表情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歡愉:“噢。。好涼呀教授。。快拿出來”教授不但沒拿出來反而拿著冰棍不停地抽插,不一會冰棍遇熱融化一滴滴的滴在廚房地板上,又插了兩下教授把冰棍抽出來,這時冰棍已經小了很多,教授讓媽媽放進嘴里吃掉,“從陰道拿出來的冰棍是什麼味道的?”“恩。。有點咸咸的”媽媽邊舔著冰棍邊回答。。
由于冰棍把媽媽的下体弄的一塌糊涂,在教授的允許下媽媽擦完地板接著去了衛生間清理。。。
大概忙了一個多鐘頭后晚飯做好了,張楓阿姨上樓叫我,我在屋里裝作仍在睡覺的樣子,等張楓阿姨叫我我才醒,下來以后教授坐在主位子上,媽媽和我坐在一邊,張楓阿姨坐在一邊,諾大的餐桌只有我們四個人,教授說了一些歡迎和慶祝的話就開始舉杯,我也用果汁代替了酒,和大人們一起干杯。吃飯的時候教授提到下周我們要去游艇上渡過兩天,要我媽媽帶我先去,過一段時間他和張楓阿姨再去。一聽可以去游艇上玩我十分興奮,只說好。而媽媽看著我那麼開心也高興地笑了笑。
飯后我自覺的早早回屋了,因為我知道他們三人之間的游戲馬上要開始了,我已經迫不及待要偷看了,我知道媽媽和張楓阿姨還有陳教授他們三個也等的很著急,大約晚上十點多,張楓阿姨躡手躡腳地走進來看我,看見我睡得很沉,張楓阿姨俯下身子來親吻了我一口,看來張楓阿姨真的很喜歡我,可能也跟她至今沒有小孩有關吧。
張楓阿姨走后我下床走到了窗邊,把我的落地窗簾拉開一點點縫隙,看見媽媽的屋子和張楓阿姨的臥室都沒開燈,開燈的只有陳教授一間主人套房而已,他們可能以為我睡沉了所以連窗簾都沒拉,這更方便了我,由于我的視力很好,而陳教授的房間和我的房間是呈一個45度角,我可以清楚看見屋里的情況,只見張楓阿姨剛推門進來,房屋的中間位置,房梁上垂直下一個鐵鉤子,媽媽全身被五花大綁的吊了起來,身上已經有了一些被鞭笞過的痕跡,手腕的繩子正好掛在了鉤子上,媽媽腳上什麼也沒穿,由于鉤子提的很高,媽媽只能雙腳的十只腳趾勉强著地,這樣一來媽媽的全身重量都集中在了腳的前部和手腕上。媽媽被蒙著眼睛,這時我看清了媽媽白天身上到底掛了什麼東西,只見媽媽右邊的乳頭被一個銀色的圓環貫穿,顯然已經很長時間了,可是在家的時候我經常偷看媽媽換衣服,而且媽媽一直把我當小孩子,也沒有太避諱我,我並沒有發現媽媽的乳房上有這個東西,看媽媽今天下午的表現應該很痛吧。
銀色的圓環下面掛著一個砝碼,而媽媽的左邊乳房沒有被圓環貫穿,而是夾著夾子,不同于院子里平時用來晾衣服用的夾子,這個夾子是有螺絲調節松緊,所以緊緊地咬在媽媽左邊的乳頭上,無論怎麼甩也不會掉,夾子下面同樣也掛著一顆砝碼,兩顆砝碼把媽媽原本挺拔的乳房拉的下垂,相比是很重的,媽媽就戴著這樣的東西度過了一下午和一晚上,因為不小心就會牽動它,可想而知是十分難以忍受的,怪不得媽媽走路和干活的時候會有汗留下來。而媽媽的下体還穿著內褲,暫時看不到,只見教授拿了一根長鞭子,不停地虐待著媽媽的身体,“小李當時那麼瘦,這麼多年來是不是出去找野男人了啊,被精液喂得越來越豐滿”教授笑著評價媽媽的身体。
“討厭啦教授,嫌棄人家胖啦現在,人家只喜歡吃您一個人的精液”
媽媽說完這句話教授滿意的笑了笑,又是一鞭子打在媽媽肚子上,這樣被吊著抽打媽媽一定是很辛苦的,但是從始至終媽媽從來沒喊過累,而張楓阿姨進屋以后則是跪在一旁一言不發,顯得很平靜,已經司空見慣了吧。
我現在斷定媽媽和張楓阿姨一定都做了教授的性奴隸,而且不是一天兩天了,鬧不好她倆讀研究生的時候已經和教授開始了這段淫亂的關系!怪不得媽媽每年都帶我來看望陳教授,原來是來這里接受他的調教,每次我們從陳教授這里回去媽媽都一反常態,在家里穿好多衣服,從頭包到腳,而換衣服也是躲進自己房間反鎖上,似乎十分怕被我見到,現在我知道了原因。
言歸正傳,在我入神的時候張楓阿姨也脫的一絲不掛,只見張楓阿姨身上比媽媽凄慘的多,從頭到腳,哪怕是一雙嫩腳上都有或青或紫的傷痕,一看就是長年累月的接受虐待造成的,張楓阿姨不太大的乳房被麻繩捆著,勒的已經微微發紫,而繩子在張楓阿姨的肩膀上后背上纏繞一圈后,從雙腿之間的縫隙中穿過,那麼粗糙的麻繩綁在身上,尤其是走一步路就會被雙腿之間緊緊勒著的麻繩磨到,即使是一個小小的動作就會帶來巨大的不適,可是張楓阿姨卻像個平常人一樣,不會讓人看出來不正常,這也讓我暗暗佩服教授的調教功力。
只見張楓阿姨兩顆乳頭都被金色的圓環貫穿了,張楓阿姨胸前的圓環比媽媽的更大,顯得更沉重,而掛著的重物遠遠比媽媽的要重很多。
向下望去,只見張楓阿姨下体伸出來一根空心的塑料管子,細細的,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可是接下來的場面讓我知道了管子的作用,只見陳教授從床底抽出一個臉盆,張楓阿姨明白教授的意思,站起來雙腿分開對著盆,不一會儿嘩啦啦的聲音響起,一股液体從張楓阿姨下体的管子里流出來,教授轉頭跟吊著的媽媽說“看,過兩天你也要適應這個導尿管,和小張一樣,以后你們兩個都要站著尿”
媽媽看著張楓阿姨,害怕地說:“尿道口那麼窄,這個管子在里面痛嗎?”
“剛開始一段時間很痛,后來慢慢就適應了”張楓阿姨邊尿邊回答道。
此時張楓阿姨已經排泄了足足有一分鐘,可是還沒尿完,因為管子很細,所以只能慢慢的流出來。
教授張口說:“小張我控制她現在每天只能尿一次,開始的時候每天到中午就堅持不住了,磕著頭求我,現在兩個月過去了,你看,不是適應的很好嗎?你用上導尿管以后也是一樣,去了游艇上也要堅持,不然我會給你的懲罰翻倍。”
媽媽點了點頭。
“好了,今天可以了”教授衝著張楓阿姨說道。
導尿管立刻停止了再往外排尿,張楓阿姨顫抖著身子勉强忍著,可是還是有几滴余尿落了下來,大家都知道尿一半强行停下來的滋味吧,張楓阿姨想必是很痛苦的現在,可是卻十分順從教授的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