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補女友

分类栏目:实战经验

发布于

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許思沈佳已經不在身邊了,爬起來穿好衣服後到廚房才看到女友許思在準備早餐,就不知道沈佳在哪。許思看我探頭探腦的四處打量,白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別看了,她已經上班走了!」。

    我乾笑了幾下,嘴裡矢口否認,「呵呵,哪有,她要在這還真尷尬呢!」

    「尷尬?昨天也沒看見你尷尬了,就看到某人爽得快魂都沒了。」許思話裡透著一股酸氣。

    這女人心思還真是難琢磨,昨天兩人親如姐妹,你推我讓的,早上起來就吃醋了。再怎麼縱容男人的女人事後也不可能完全大度無私的,該哄的時候還是需要哄的,我一聽趕緊大表忠心,「我魂是飛走了,不過都飛到你身上去了。」說罷,一雙魔掌抓上了那兩隻白兔。

    「討厭啦,一大早就對人家動手動腳,雞蛋都要煎糊了!」

    「煎糊就煎糊了,等下給你喝純天然的蛋白質!」

    「唔……別說了,我快受不了了……」

    頃刻間滿室皆春。

    世事總是難料,還沒等我再次享受雙飛的快樂,那個晚上過後沒幾天許思就被派到北京去學習了。臨走前我們在她的房子裡抵死纏綿了一晚,瘋狂過後許思偎依在我懷裡,柔軟的小手玩弄我的肉棒,喃喃的說:「要兩個月見不到我的小石頭了,還真是不捨得呢!小石頭要是想我了,不許哭鼻子哦!」

    我輕刮了下她的鼻尖,笑著說,「小石頭不會哭鼻子,只會見到美女流口水。」

    許思輕輕的掐了下,嬌嗔道:「不許它對別人流口水,它可是我的。

    我誇張的做撕牙咧嘴狀,「你想謀殺親夫啊!「許思嚇了一跳,以為真弄疼我了,又發現我擠眉弄眼的,才知道又被我騙了,惱道:「你石真是壞東西,不理你了!」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我又只能好言哄著許思了。

    「石頭」快入睡的時候許思突然開口說話「嗯」我迷迷糊糊的答應「我不在的時間你要真忍不住了去找沈佳吧!不過不許太多哦。」

    「啊?!」

    時間如同白馬過隙,許思走後轉眼間就過了一個多月。她不在我就沒去過她們合租的房子,雖然她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同意我去和沈佳做,但我並沒有主動去找過沈佳。雖然男人總是有得隴望蜀的慾望,但對於許思的大度我也要投桃報李,不想因為這個讓她心裡有什麼芥蒂。

    再次見到沈佳還是在晚上,吃完飯一個人無所事事的在街上溜躂,到了七八點的時候在一個商場逛的時候看到了她。就算是在鶯飛燕繞的商場裡沈佳依然是那麼光彩奪目,本來就清秀誘人的面容化著雅致的淡妝,長髮披到肩時捲起舒緩的波浪,實時尚又古典。上身穿著一件淺藍色的襯衫,下面是同樣顏色的套裙,膝蓋以下纖細的腿上包裹著迷幻一樣的黑色透明絲襪,整個人不經意間散發出驚人的魅力。

    只不過美麗的鮮花旁邊總是缺不了狂蜂浪蝶的,沈佳身邊就同樣有一個男人在大獻慇勤。沈佳對他的熱情沒有什麼感覺,嘴角上雖然掛著淡淡的微笑,但微蹙的雙眉還是顯出她心底的不耐。

    我正猶豫要不要上去和她打聲招呼的時候,沈佳也看到我了。只見她雙眸一亮,然後快步向我走來。還沒等我說話,她就埋怨的對我說:「石頭,你怎麼才來,人家都等你半天了!」

    我一愣,心想沈佳什麼時候給我打電話了?不過看到她那雙大眼睛對我狡黠的眨巴的時候我立馬反應過來,「路上堵了一會兒車」

    沈佳很滿意我的機警,走到我身邊摟著我的胳膊,一副小鳥依人狀的給我介紹那男人,「這位是工行的趙勇先生。」

    那哥們正搜腸刮肚的想使出渾身解數來勾搭沈佳呢,卻突然看到她跑到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人懷裡,一下子就懵了,「這,這……是誰?」

    沈佳這時候倒是不吝惜她甜美的聲音了,「趙先生你好,這是我男朋友石誠!」

    趙勇從眩暈狀態中恢復過來,變得氣急敗壞,說話聲音都變了。「男朋友?沈佳你什麼時候談男朋友了?」

    我很同情的看著他慘白的臉,卻繼續摧殘著他弱小的心靈,右手環住了沈佳的纖腰,手掌有意無意的放在她小腹上。沈佳身體微顫一下,沒有掙脫我的魔掌,而是若無其事的下逐客令,「我們還要買些東西,就不打擾您了。」

    趙勇兩眼赤紅的盯著我的手,想說幾句卻又忍了,也顧不上打招呼,含恨而去。

    等到他背影消失在我們眼前的時候,我對沈佳說,「剛才那小夥子看起來也不差啊,幹嘛說話摧殘人家呢。!」

    沈佳也長舒了口氣,說:「那人很煩的,人家明明對他沒感覺,暗示了幾次還老纏著我。這下多虧你了,以後世界就清靜了。」

    「你是清靜了,可憐我啊,就莫名其妙的助紂為虐了!」

    「助你個大頭鬼,還想佔我便宜啊!他走遠了,還不把你爪子拿開!」

    我訕訕而笑,左顧而言他,「都是為了配合你演戲嘛!我可是出賣色相了」

    沈佳也沒有絲毫惱怒之意,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好了好了,還是要謝謝你了,嗯,逛得口渴了,請你喝茶吧!」

    陪美女喝茶我自然樂意奉陪,出了商場就近找了一個典雅安靜的茶室,她要了杯白菊我要了杯龍井就開始隨意閒談。說起來我對沈佳其實並不算很瞭解,我們三人雖然經常結伴出遊,但我很少和她單獨在一起像這樣聊天的。和沈佳這樣的女性談話是件很愜意的事情,她學歷見識都不差,談吐不庸俗不矯情不做作,再加上人長得如花似玉,和她相處很是讓人心曠神怡。

    每個人其實都有很多面,你能看到的,或者想被看到的,大部分都只有很簡單的一面。只有接觸得多了,才有機會瞭解得更多。沈佳對於我就是如此,以前也就覺得她就是一個美女而已,但和我女朋友許思相比,她的容貌氣質身材都不佔上風,因此也並沒有特別的感覺。經歷過那天後見識到了她在床上的淫媚一面,現在又發現了她有內涵有見識的一面。當然,這些不同的面並不是割裂對立的,統一起來才有無窮的魅力。

    茶室裡飄蕩著輕柔的音樂,對面的沈佳風姿綽綽的低飲著菊花茶,看著她那端莊秀麗的臉不知道怎麼的我就想起那天晚上的她帶著醉人潮紅的那副模樣,同是這張櫻桃小嘴怎麼也不會讓人想到她含住我粗大肉棒的那個淫靡景色。

    我熾熱的目光被沈佳感覺到了,她耳根也泛起一絲紅暈,說:「我臉上有花嗎?看什麼呢」

    我脫口讚道:「人美菊花香!」,話說出口就覺得不對了,這不是赤裸裸的調戲麼。菊花還有什麼意思想必大家都知道,更何況那天她高舉圓臀時候我在後面可看得清清楚楚。

    果然沈佳紅暈刷的一下染上了整個臉頰,看來她也想起了那天她激情中說的那些話了,她輕咬嘴唇,說:「我還以為你老實呢,原來也是一樣壞!」

    我見她沒立馬起身而去,心也就放在肚子裡了,嘴裡也口花花了:「真是冤枉啊,向毛主席保證,我可是真心誇讚你沒有其它想法的。」

    此地無銀三百兩此時無聲勝有聲,我也是看她沒有生氣,索性就真的出口調戲她。其實男女之間,只要突破了那層最後的防線,之後再怎麼純潔,也是少不了這種曖昧的。

    沈佳喝了幾口茶,慢慢平復了下心情,看著我有點不好意思的問:「石頭,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放蕩?」女人都這樣,就算和你上過床了,依然很在乎你的想法。

    「當然不是,許思在床上什麼樣你也見過了,你會覺得她放蕩嗎,都說在外面是貴婦,在床上是蕩婦的女人才是最聰明最懂得生活情趣的人!」其實像沈佳這樣的女人當然知道這些,只不過需要通過別人嘴裡說出來讓她心裡更坦然而已。

    「是嗎?可是你是她男朋友啊!她會不會怪我呢?」

    「那天不是她讓你做的嗎?不用擔心了,她不是這麼小心眼的人!」

    「許思走的時候還說借把你給我使喚幾天呢,嘻嘻,我還以為她開玩笑呢」

    「我這麼就被她賣給你了?她也太大方了吧」這下輪到我大吃一驚了,我也沒想到她們居然能無話不談到這地步,雖然我對沈佳並沒有強烈的慾望,但許思默許的話,我也是很樂意再次一親芳澤的。

    看下時間,沈佳伸了伸懶腰,對著我宛然一笑,意氣風發的對著我發號施令說道:「思思家的牲口,送我回家吧!」看來她真是把雞毛當令箭了,呵呵,不過我是自然樂意奉從了。

    回到她住處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送到樓下,沈佳猶豫了下,說:「天這麼晚了,你就在思思房間裡住著吧!」我見她眼中羞澀中帶著期盼,聞弦而知雅意立馬答應了下來。

    許思她們合租的房子我已經熟的不能再熟了,但沈佳那間屋子我卻從來沒有進去過。其實也沒多少神秘之處,和許思的房間一樣收拾得很整潔乾淨很有溫馨的感覺,中間的那張粉紅色大床上洋溢著女生的青春之氣,上面還有個憨態可掬的大狗熊。這倒是出乎我意料,像她這種OL氣質的女人,內心深處還是那麼卡哇伊。

 

    在安靜的房間裡我們反而不知道講什麼好了,接下來要發生什麼大家都心照不宣,可要怎麼打破這層窗戶也有點難弄。像情侶一樣說著你請我愛的話那也有點虛偽,也不能像找小姐一樣脫了褲子提槍就上吧。還是沈佳打破了沈默,她故作輕鬆的說,「這房子你比你家還熟了,你就自己隨意吧,忙了一天了,我先洗個澡去。」

    我坐在房間裡聽著浴室裡淅淅瀝瀝的水聲,等著沈佳出來的那一刻。上次雙飛爽是爽了,但美中不足的是從頭到尾我都是被動的被這兩個女人安排,其實我還是很喜歡主動攻擊的。對我來說,做愛不僅僅是身體上的交流,精神上的愉悅更讓人享受。

    女人洗澡就是麻煩,我足足等了半個小時也沒見她出來,聽水聲也停了一段時間了,但遲遲未見她出來。真讓我心焦不已,終於忍不住走到浴室門口,輕推發現門沒有鎖住。我走進去卻愕然發現沈佳在對著鏡子流淚。

    沈佳轉頭怔怔的看著我,突然撲到我懷裡無聲的哽咽著,我抱著她不知所措,這一幕也太出乎我所料。沈佳要像生怕我走一樣緊緊的摟著了我的腰,哭了一會兒後她漸漸的平息下來,擡頭淚眼婆娑的看著我,說:「石頭,你說我是不是很下賤?思思是我的好姐妹,我卻想勾引她的男人。!」

    這話我也不好接口,只是輕輕的撫摸著她略濕的長髮。沈佳也沒等我回答,自顧的說下去,「我到底比思思差在哪裡?為什麼她能找到這麼愛她呵護她的男朋友,而我沒有?」

    原來問題在這裡,我趕緊安慰她:「別難過了,你會找到心愛的人的,緣份到了,一切都水到渠成。」這種場合下說這些話真是很怪異,總有種和尚吃著狗肉勸人不殺生的感覺。

    沈佳歎道:「誰知道呢,現在圍在身邊的那些男人只會讓我討厭。」

    「也許你應該多看看人家的長處,不要以為別人的都是最好的。」

    沈佳破涕為笑,抓著我下面的肉棒輕輕的掐了下,說:「別人有沒有長處我不知道,我就知道這傢夥倒是蠻長的。嘻嘻,你是不是最好的我也不知道,不過別人的男朋友使喚起來感覺也蠻不錯哦」

    我頓時無語了。

    「石頭,今晚你做我男朋友吧!」

    美女的傾心就如同美酒一樣醉人心田,我呵呵一笑把她抱到了她房間裡。把她放到床上後我並不猴急。美麗的女人就和香醇的美酒一樣,需要細細品味才能得到最大的滿足。浴後的沈佳就猶如一件藝術品,玉體橫陳渾身散發著誘惑的光芒。

    沈佳洗完澡後並沒用穿上休閒的睡衣,而是穿得很性感暴露。她上身是件粉色小背心,勾勒出緊繃繃的胸乳,又薄又透的能看到那兩顆嫣紅的乳頭;下面穿著的是性感的粉色丁字褲,窄小之處根本遮不住她那叢黑亮的毛髮,最讓人噴血的是還那兩條渾圓的大腿上還套著漁網絲襪!能穿成這樣的女人一般不僅對自己的身材有信心,而且深諳男人的心理,知道如何才能撩撥男人的興奮神經。沈佳平時都是給人一副端莊的白領OL形象,淑賢端莊溫柔大方,這時候這種暴露的著裝完全顛覆了我對她的認識。我一時間都看得口乾舌燥,慾火狂升了。

    沈佳繼續誘惑著我:「好看嗎?」

    「唔,太漂亮了!沈佳,平時你也這樣穿嗎?」

    「才不是,今天特意穿給你看的。」

    「你喜歡穿丁字內褲嗎?這條和上次的款式不一樣嘛」

    「討厭了,老是記住人家的內褲顏色,這都是和思思逛街她讓我買的。」

    「呃,說起來許思確實有內衣收集癖!」

    我脫掉了衣服雙腿叉開站到床中間,那根引以為傲的肉棒直刺刺的對著她。不用我說沈佳明白我的意思,爬過來跪在我的胯下,她目不轉睛的盯著肉棒讚歎著說:「好大呀,等會兒要被它欺負死了!」說罷伸出舌頭舔了舔馬眼,露出一副陶醉的樣子。然後用舌頭一圈一圈的舔著龜頭,專心致志的開始了口舌之侍。

    現代的情愛生活中口交是一件很常態的事情了,大凡男女性愛都會來這麼一段來調情助興。在上次我就知道沈佳的口交技術十分不錯,但現在她全心全意的投入下更是讓我舒服得無與倫比。沈佳對肉棒吹舔得細緻入微,每一個角落每一個溝壑都沒有放過,從馬眼到棒身再到兩顆睪丸,都被口水弄得濕漉漉了。

    從站著的角度看美麗的女人給我口交在精神讓人有種興奮感,那些平時高貴冷艷對男人不假顏色的女性,這時候在情慾的動力下表現出最溫順的一面,黝黑的肉棒襯托出臉頰的白皙粉嫩,粗大猙獰的棒身在櫻桃小口中插進抽出,強烈的反差帶來無與倫比的心理快感。沈佳嘴裡含著肉棒雙手也沒有閒著,一會兒握著睪丸輕柔一會兒用手指在我肛門上劃過,股股酥麻暢快的感覺從尾椎骨上升起。

    我撫摸著沈佳光滑的臉表示對她的讚賞,她仰頭看著我,臉上一片潮紅,眼睛裡滿含著春意,波光粼粼既嬌媚又挑逗,似乎在問我感覺怎樣。這份口交技術可比許思好得太多了,看來以前沒少鍛煉過。突然間我想試試一些許思總也做不好的項目,我問道:「深喉可不可以」沈佳點點頭,然後竭力張開了嘴巴,我雙手摟住她的後腦微微用力把她頭朝我肉棒按進去。很快我能感覺到陰莖進入到她喉管裡承受著緊迫的壓力,沈佳漂亮的臉有點扭曲變形了但她沒有反抗,我也沒敢持續多久,十多秒後趕緊抽了出來。

    沈佳無力的癱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氣,氣息調勻後才說道:「好累,嘴巴都酸死了。」

    我由衷的讚歎她:「你嘴上功夫真好,我都快被你吸出來了。」

    沈佳:「我可不想你這樣射出來,人家下面還等著呢。」

    我哈哈一笑說:「你這小蕩婦,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我讓沈佳仰躺在床上,雙腿M型的張開。我趴在她香噴噴的床上,近距離的欣賞著這片美景。沈佳穿的那條小丁字褲根本就是欲蓋彌彰,那麼根小細繩遮不住什麼東西,反而讓人引誘人想入非非。那片黑森林毛髮油亮,下面的陰阜漂亮而且乾淨,因為發情的緣故,兩片陰唇充血成深紅色,陰蒂也脹大成米粒大小十分可愛,洞口處有透明的黏液流出,在燈光下有點亮晶晶的迷幻感覺。

    「真漂亮,沈佳你真是上帝的傑作」

    「那你快點進來吧!」「那你快點進來吧!」沈佳扭動著身子,快聲催道;

    我沒有馬上滿足她的願望,我喜歡慢慢的調情,充分的挖掘她的情慾。我只是用拇指和食指掐住她的陰核,輕輕的揉捏著,「是要這個嗎?」

    「嗯……不是,我要你進來……」

    我另外一個手的手指伸入了洞穴,「是這個嗎?」

    「你好壞了,不是啦,我要小石頭。」

    我挺著肉棒在穴口摩擦著,「是不是這樣?」

    沈佳都急的快要瘋掉了,努力的擺動著腰臀像讓肉棒對準穴口,我卻故意使壞的不讓她如意。「別吊我胃口了,快點進去吧!」她哀求道,「那你說得明白一點吧。」我依舊不慌不忙,「嗯,壞石頭,好……好吧,求你用幹我吧,用小石頭幹我的小穴。」沈佳咬著嘴唇,用自己白玉般的手指撐開了穴口,嗲聲道

    孺子可教也,美女請求我樂意效勞的,把那根細繩拔到一邊後,我的肉棒對準小穴插了進去。沈佳的小穴還是很緊的,雖然連我在內這小穴已經進過四根肉棒了,但現在依舊有驚人的壓迫感。幸好她裡面已經充分潮濕濕潤了,要不然要多費些力氣。

    「好脹好滿……裡面太舒服了!」沈佳閉著眼睛呻吟著,我體會著她膣腔裡嫩肉的擠壓感,那種美意讓我讚不絕口,「佳佳你的小穴真是太爽了,裡面會咬人呢!」

    「唔……小穴穴要咬死你哦,叫你欺負我!」

    「哈哈,沒這麼容易,先吃我一棒!」

    「啊,小穴要被肏破了……小石頭好厲害!」

    在沈佳的嬌呼中我從容不迫的玩弄著,很快她的桃源洞穴就一片泥濘,把我們兩人黑黝黝的毛髮都弄得濕漉雜亂。「佳佳你水好多呢,水多的女人都很騷是不是?」

    沈佳睜開眼睛,滿臉羞態的否認道:「我才不騷呢,沈思比我騷多了!」

    女人就是這樣,剛開始時就算在床上飢渴難耐也會故作矜持。沈佳明明爽得一塌糊塗了,心裡卻還有點裝純潔,真是挺有意思。不過我倒也喜歡這種情調,一層一層的剝離她的那些偽裝,也是一種精神上的享受。嗯,既然她提到她的閨蜜我的思思,那不妨就從她那裡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