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下午

分类栏目:实战经验

发布于

星期天下午,我一個人呆在家,百無聊賴的看週日劇場。

  突然,門鐘響起,對於每天一早出門、深夜才回家,同時和附近鄰居相交不深的我來說,照道理應該沒有人來拜訪才對。莫非又是上門推銷?上次被那個死心不息的推銷員秏了一個下午,要不是最後狠下心恐嚇要報警,可能整個假期就此泡湯。為了慘劇再次重演,開門前我決定這次一定要速戰速決,一見苗頭不對便立刻請吃閉門羹。

  可是,當我擺著臭臉打開門時,卻發現門前站著一個妙齡少女。

  眼前這個少女個子不高,按樣子判斷大概十七八歲,架著一副黑色粗框眼鐘。頭髮不長不短的盤在頭上,還有一個很大的塑膠髮夾。身上一件粉藍色的吊帶背心,但底下的黑色內衣卻隱約可見。最重要的是,在貼身衣服下,難以掩蓋她豐滿的胸部。下身棉質貼身短褲下,有著一定雙雪白豐腴的雙腿。從這個裝扮來看,這女孩應該是住在附近的居民。

  想不到現在的新一代發育真好……不知道摸起來會是甚麼感覺,還記得十多歲時,身邊的女孩大多是洗衫板,像這個女孩這種身材鐵定會成為大夥兒打手搶的對象。

  「不好意思,我是住在你樓上的住客,我剛剛不小心把衣服掉在你窗外,你可不可以讓我進來撿回去嗎?」就在我對她評頭品足時,女孩怯生生的說道。

  「呀….當然可以!你的衣服掉在那一隻窗?你在這裡等一等,我替你撿回來!」少女的話打斷了我的胡思亂想,或許是作「淫賊」心虛,為了掩飾,所以特別殷勤的回答。

  「….不不不用!我自己撿便可以,不用勞煩你,你讓我進入撿走回去便可!」少女的回答十分之神秘,好像掉下來的東西不見得光似的。沒辦法,只好讓她自己進來撿好了。我側身把路讓開好讓她進入,但我的身子還未完全讓開,她便急不及待的擠進門口。狹窄的門口根本不能讓我們兩人並排,所以無可避免的兩人都必須側身緊貼著才可以。於是,我們面對面的緊貼著,我的胸口感覺到有兩團軟肉在壓上逼自己,我低一看,不得了,少女本已很大的乳房正被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配合少女身體上的體香,我的雞巴不期然的硬了起來。

  不知道是我的眼光太過露骨,還是她感覺到我胯下的硬物讓她感覺到威脅,少女立刻漲紅了臉的閃開,跑進了我的廚房內。雖然我也不算是正人君子,但老是擺著一副色狼相也不太好。我深呼吸了兩口,好讓挺著的子孫根回復正常,才跟著少女走進廚房。

  進了廚房,我看見少女已打算伸手去撿那件掉下來的衣物,只見她?著腳的站在板凳上,大半個身子都伸了出窗外,但好像仍然搆不著。看到她翹著豐臀,繃緊的短褲把她肥嫩陰部的線條顯現得清清楚楚,我剛冷靜下來的分身,又再次充血硬挺起來。我真的巴不得立即捉住她的屁股,扯下她的短褲,從後突入來個老漢推車,但理智還是制止了我的獸行。加上她半個身子都在半空,很容易發生意外。所以我只是走到她後面,伸手捉著她的腰。

  「呀!」這下突如其來的接觸把她嚇得跳了起來,一個失足,她竟然真的向窗外傾斜!此時我也顧不得甚麼,立刻從後把她抱著。

  「小心點!你這樣未撿到東西小命便丟了!」嘴巴雖然如此說得大義?然,但事實上我是在享受著少女溫暖軟熟的身軀,我的手還趁亂摸了她的奶子,雖然隔著胸罩,但手感還是一流,果然有肉要趁嫩吃。不知是不是被剛才的失足嚇著,少女好像完全察覺到我對她毛手毛腳,反而感激我「仗義」教了她一命。

  「你這樣到今晚也撿不到呢!讓我伸手出去應該撿得到,不過以防萬一,你要幫手把我抓住,好嗎?」雖然我的內心裡早就被惡魔所控制,但我還是有一絲良心,希望可以幫到她。她聽到了我的提議後,倒時猶豫了一下,最後才答應。於是乎,我們便換了位置,剛開始時她好像怕我會傳染愛滋病般用兩隻手指拈著我的上衣,經我喝令下才勉強隻手輕輕環抱著我的腰,小命要緊。

  此時我才看清楚她到底掉了甚麼東西下來,原來是一件粉紅色的胸罩,它勾在我的窗外晾衣架的最外面,別說是她,看來連我要去撿也有一點難度。哈,少女或許會羞於把內衣展示於人前吧,所以才死命要自己撿回來。為了緩和氣氛,我開始和她閒話家常,原來她的名字叫小雯,17歲,上個月才搬來這裡,難怪對她好像沒有多大印。直覺上,我覺得她平常應該很少接觸男性,所以就在我伸手去撿時,我輕描淡寫的問她:「你家裡沒有其他人嗎?為甚麼這些粗活要自己來做?」

  「我家裡只有媽媽和姐姐,今天她們剛好都外出了,只剩下我一個留家,所以……」果然,如果她家裡有一個哥哥或者弟弟,便不會這麼怕男人了。閒話家常幾句後,我又再試探「你拍拖了沒有?像你這個年紀應該有不少男友吧!」

  「沒有……我唸的是女校,平常很少和男孩子交往,所以…..不太懂得和男性相處」bingo! 看來我這次真的撿到寶了,不過,雖然我心裡充滿了邪念,但要把這隻小綿羊騙到手應該還要花一點功夫。現在最重要的,是把那件內衣撿回來再算。

  可是,即使我伸直了手,也好像搆不到。媽的,為甚麼我媽不把我的手生很長一點,我努力的把身子向窗外伸出去。

  「喂!找緊一點!我可不想做空中飛人!」看到我儘力為她撿的樣子,她也不好意思再抗拒,她開始用力的環抱著我的腰。可是,當我的身體慢慢的向前傾,小雯抱著我的便慢慢的從腰…….變成了我的屁股,突然有一種觸電的感覺從褲襠傳來,原來她的手,剛好就放在我的雞巴上面。而全心做好「抓緊一點」的她,渾不知道她的玉手,正在不停的在我跨下來回摩擦…..這種舒服的感覺令我早已有點失控的獸性一次過爆發出來!

  我把手從窗外伸回來,把她在我褲襠前的手牢牢控住,此時她才發覺我胯下突然多了一枝龐然大物,正要驚呼之際,我立刻轉身把她抱住,然後用手捂住她的嘴巴,然後裝出一個痛苦的樣子道:「別聲張,你知道你碰到了不得了的地方嗎?你這樣下去我可是會死的!」從剛才的對話,我大概已猜得出小雯應該是對男女之事幾乎沒有任何認識,所以便胡扯了一個理由出來唬她。

  「…真的嗎?對……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你沒事吧!」聽到她這樣說,便更加證明我的猜想沒錯,這種自動送上門的肥羊,可不要輕易錯過。於是,我繼續用痛苦的聲音說:「你知道你剛剛碰到的地方有甚麼用途?」

  「……我聽媽媽說過,它是用來生寶寶用的…..」只見小雯漲紅了臉,聲小如蚊的回答。天呀,現在已是21世紀,家長對子女的性教育竟然還是停留在五六十年代!不過要不是這樣,也不會造就我這次機會。

  「哪你知道它被人碰到變硬了之後,如果不快點讓它軟下來,那個男的便會因為充血太久而缺氧死嗎?」

  「呀….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哪…..應該怎麼辦?」看來我的大話真的嚇倒了小雯,完全不知道她正在被一個無恥的男人欺騙著。

  「現在時間過了不久,我想立刻處理應該不會有太大危險,不過,這一定要你幫忙才行,你會不會見死不救?」

  「哪…我該怎樣做才可以?」信以為真的小雯回答道。

  「很好,一會兒可能會有一點痛,但這是正常的,放心,我不會讓你太難受的。我也不想這件事傳出起讓你給人家說三道四,所以這就當作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吧!」看來我的奸計得逞了,不過表面上,我還是要裝一副在乎她的名聲的樣子。

  此時小雯幾乎已成為了我的囊中之物,所以我便大膽的把咀唇貼在她的嘴巴上,小雯雖然想抗拒,但還是沒有掙紮,乖乖的讓我吻下去。

  「放鬆一點,一會兒你也會很舒服的喲,就讓我做你的男朋友,好嗎?」我也不想霸王硬上弓,於是便說些話讓她軟鬆一點。我再次向小雯的嘴吻去,這次她再沒反抗,於是乎我便把我的舌頭伸進她的嘴內,剛進入時,她還是僵硬的完全不懂得回應,但當我吻多一會,她的舌頭也忍不住開始和我交纏,看來,她也有少許動情了。



  就在我和她舌吻的時候,我的雙手也沒有閒著,在她的溫軟的身體來回摸索,當我的手輕輕的抓住她的美乳時,她全身震了一下,但沒有反抗,隔著衣服,我把她的乳房像麵粉般搓圓按扁。而我的嘴巴也從她的軟唇,慢慢的轉移到她的耳朵。

  「呀….」從未被男人吻過耳朵的小雯相當敏感,輕輕的呻吟著,可是還有一點矜持的她,也不敢呻吟得大太聲。本來在衣服外的大手,不知何時已探入了小雯的背心內,繼續享受著這個剛發育的嫩奶。小雯雖然年輕,但雙乳的發育十分之良好,一手抓下去也只是剛剛完全抓住,而且十分軟熟。至於我的另一隻手,也開始向她的俏臀進攻,小雯本身不算胖,但豐滿的臀部摸起來手感也相當之好。

  離開耳朵,我的舌頭便向下繼續吻她的頸,少女的體香令我無法讓停下來,而此時的小雯早已被我的吻和手弄得全身酥軟,沒力反抗,反而因為第一次被男人撫摸而氣喘連連,嬌嫩的身驅在我的懷抱下像蛇般扭來扭去。

  我把她的背心掀起,內裡可愛的藍色胸罩立即呈現在我眼前,我輕輕的拉底罩杯,然後用口把她的小小乳頭啜出來。還是新大陸的乳頭還是可愛的粉紅色,在我口舌之功下也漸漸的硬了起來。

  這時候我覺得時機已到,動了情的她已逃不離我的掌心,所以我我輕輕的把她整個抱起,從狹小的廚房,轉移到睡房裡。我把她放在我的睡床上,然後爬在她的身上,初經人事的小雯,還未從剛才的愛撫中回復過來,只見她迷惘的喘著氣,雙目失焦似的看著我。

  「剛剛舒服嗎?」雖然我的理由有點硬來,但我還是希望她的第一次可以享受一點。

  「剛剛…的感覺好奇怪….好熱…..」小雯一臉紅暈的回答,只見她雙目如絲、架在上面的眼鏡因為剛才的搬運而移位,樣木就像A片裡的淫蕩學生一樣。我輕輕的把她的眼鏡除掉,然後把臉湊過去再和她接吻,這次她沒有多抗拒,還開始懂得稍為回應了一下。

  「一會兒便會很舒服的了,放心吧。」我把她身上的背心及胸罩退去,衣物上充滿了少女的體香,讓人愛不措手。只見小雯白如羊脂的胸脯暴露在我的眼前,我的雙手緊握住她的雙峰,嘴巴在次和她峰上的兩點進發,充滿彈性的雪白少女初乳,被我搓成各種形狀,嬌嫩粉紅的雙花,則被我舔得春情勃發,而它的主人,早已被生平以來第一次愛撫而弄得不停挺動身子,整個房間都充滿著交歡的氣味。

  接下來,應該是攻佔更多領地的時候了,我的舌頭沿著雙乳,漸漸的往下移,經過小腹,去到她的棉質短褲前面,這裡的處女香氣更盛,我先不急於解除她最後的武裝,而是先從她的大腿開始吻起,受到刺激的小雯心裡一急,大腿便不期然的夾緊,更加把的頭,引導到她最神秘的三角上面。

  雖然隔著短褲,但如此貼身的東西根本就和皮膚沒分別,我順著她陰唇的形狀,開始親吻她的私處。剛才已受不了上身攻擊的小雯面對更激烈的攻勢,自然無力招駕,只見她像被蟲咬般不停扭動身子,咀吧輕輕咬著自己的手背強忍而不叫出聲音來。

  「不要強忍,想叫出來的話便叫吧。」我用舌頭輕輕勾開她的短褲,然後向她的大腿根部的皮膚舔去。「啊……」面對我的口舌攻勢,小雯終於忍受不了而呻吟著,而我此時也把她的短褲脫掉,只剩下一條作為最後防線,她的小內褲早已泛起了水漬。我連忙把她的內褲都扯了下來,少女最神秘的三角地帶終於呈現在我的眼前。

  小雯的陰毛並不多,只是稀疏的在陰戶上面,而未經開發的處女陰唇,更把整個私處緊閉只剩下一條細線。不過在我的連番攻擊之下,她的下身,早已泛濫成災。從未把自己的最私密地方展露於人前的小雯,早已臉紅耳赤的把臉別向別處,雙手作勢想把陰部遮掩,可是被我的大手制止了。我把她的手拿開了以後,繼續欣賞著這個上帝的傑作。

  「小雯,不用害羞,這樣的你真的很美哩。」我一面說著,一面把手伸進她的小陰戶裡。我這個動作,更加令小雯嬌叫連連,隨我的手前後抽送,她私處的愛液更如山洪暴發,我把她的雙手環抱在我的頸後,好讓被我弄得手足發軟的她可以俟在我胸前。來回抽送了幾十次以後,只見小雯全身抽搐,大量的愛液從小穴裡分泌出來,我來她剛剛體驗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只見她在嬌喘不已,把我的身體變成了支撐點,全身軟掉的倒在我的懷裡了。

  我輕輕的把她躺平在床上,然後把自己的褲子脫掉,早已盛怒不已的肉棒應聲彈出,昂然的挺立著。看到我腿間子孫根,小雯驚呼著「怎麼會這麼大,之前摸都沒有這麼……」

  「因為你的原故,所以它現在更大了,所以你接下來便要好好讓她安靜下來,好嗎?」還未等她回答,我便把我的雞巴帶到她的小穴前面,上下犘擦了幾下之後,便開始向她的蜜穴插入。處女緊窄的陰戶,令我的進軍吋步難移,而第一次被插的小雯,雖然有大量愛液潤滑,但仍然吃痛得眉頭緊皺。當我進入到一半,便感覺到內裡有一重障礙,應該是我已頂到了她的處女膜了。

  「忍耐一下,很快便不痛了。」在這個神聖的一刻,我吸了一口氣,然後全力的向她體內刺去。「啊~~~~」小雯痛得大叫,奪走了她的處子之身後,我也不敢繼續弄痛她,而是溫柔的輕撫她額頭,輕吻她的嘴唇作為安慰。我維持著這個插入的姿勢,直至她稍稍平伏下來,才輕輕的抽動身子。

  果然是未經開發的處女地,小雯緊窄的小穴,令我已有射精的衝動,我一面抽插,雙手一面玩弄著她白嫩雙乳。經歷了破身之痛後,小雯開始從我的抽送中,獲得了快感,聲音也由剛才痛苦的嚎叫,變成了複雜的呻吟。我把她的雙腿稍稍張開,令我的陽具能插得更加深入,每一次突刺,小雯都會配合的嬌叫一聲。我開始加快節奏和力度,令到她的雙乳也跟著搖晃,被我抽插得意亂情迷的小雯,不知不覺間把我抱得緊緊的,隨著她一聲特別大的呻吟,我突然感到我的雞巴在她體內被吸住,她的第二次高潮來了。此時的我要不是強忍著的話,早已精關大開一泄如注,但為怕搞出人命,我還是戀戀不捨的把肉棒從小穴中抽出,抽出後我再也忍不住,滾熱的白濁便爆發出來,由於實在太爽,我的精液竟然可以射到她的臉,其他地方如胸口、小腹也不能避免的受到我的精液所波及,雪白的身軀上因此多了一道白色的細流。還在高潮餘韻的小雯脫力的躺在床上喘氣,而我也滿足的壓在她上面稍息。

  「你知道我們之前見過面了嗎?」經過了良久,小雯終於開口了。

  「是嗎?怎麼我都沒有印象?」雙手還在她身上遊走的我被她這樣一說,立即從腦海中尋找記憶,但真的沒甚麼印象。

  「你記不記得大概三個星期以前有一天早上,你乘巴士時曾讓坐給一個女孩子?那個便是我。」此時我才恍然大悟記起了一切。

  那天早上我正坐在巴士的下層準備上班,繁忙時間的巴士逼得像沙甸魚罐頭一樣,可幸的是我因為早上車,所以找到了一個位子坐,不用和大夥兒擠在一塊。

  突然,我發覺站在我的位子前兩排的女生好像有點不對勁,只見她有氣無力的扶著我的椅背,一臉痛苦的俟著,但車上所有坐著的人,都好像對她視而不見的,絲亳沒有讓坐的意欲。這也難怪,誰不想舒舒服服的坐著,但當我看到那個女生辛苦得連臉都青掉的時候,我還是站了起來,把位子讓給了她。

  原來,那個就是小雯。

  「你知道你剛才的藉口有多爛嗎?現在怎會還有人相信男生勃起了不泄掉便會死,這種大話小學生也不會相信哩!」小雯故作憤怒的說道。

  「那……為甚麼你還和我…….」聽到這我大驚,心裡想著這下應該要吃牢飯了。

  「雖然你這麼好色…….但上次整架巴士上,只有你肯讓坐給當時的我,心腸應該不會太壞吧,所以……」接下來,她把臉埋在我的胸口,只見她聲小如蚊的說道:「我應該沒有看錯人吧……」

  自此之後,她便變成了我的女友,每當空閒時,她便會上演一次「不慎掉衣」,然後下來要我撿,好讓我可以再次要她肉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