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琴弦之香惠和月森搞事】

分类栏目:武侠风情

发布于

**********************************  人物登场一日野香穗子

  普通科二年级学生。

  跟古典音乐完全无缘,但是从莉莉那里得到了魔法的小提琴,而挑战校内音乐会。

  人物登场二月森莲

  音乐科二年级学生。专攻小提琴。

  出生在音乐精英家庭。

  是个冷漠的完美主义者。
***********************************
                第一部

  「喂,莲,你干什么啊?!」

  压在自己的身体上,莲的脸就在上方不到二十厘米处。

  「嘘——从今天晚上开始你是属于我的。」

  近在咫尺的脸庞,令人心跳的距离。

  从来没有那么仔细清晰地观察过对方的脸,即使是在以前那一个个暧昧的环节。

  渐渐缩小的距离,逐渐靠近的双唇。

  「我最喜欢香穗子了……」耳边的话语因为磁性的声音使整个身体都开始变得敏感,金色的双眸中映出的只有对方的身影。

  「闭上眼睛,香穗子。」

  「哦……」

  刚刚合上双眼,香穗子猛然感觉到双唇上多了一片柔软。温暖、柔和地,沁出的味道是那样的熟悉。

  是莲的味道,是最喜欢的莲的味道。

  渐渐合拢的双唇开始张开入口,莲也配合地开始进入香穗子的口腔。从舌尖到舌根,一步一步地慢慢占有,温柔的,丝毫没有急躁。

  修长的手指滑过温暖的身体,透过那层薄薄的衣料,触摸到那片如云般的柔软。轻轻地触摸,慢慢地揉捏,因为今晚的时间还很长……

  「呜……」

  没有离开过的唇依然交织在一起,却因莲的动作香穗子发出了暧昧的声响。然而,却因为这小小的一句呻吟,莲却仿佛身体通过电流一般开始兴奋起来。
  「香穗子……香穗子……」

  耳边一直回响自己的名字,那个以前天天都听着的名字,但是今天从他的口中说出却是那样让意识开始变得恍惚不清……

  「香穗子……香穗子……」

  莲不再满足这样的阻隔,用那双漂亮精致的手褪去了香穗子的上衣。

  充满诱惑力的皮肤,暧昧的姿势,迷离不清的表情,散落在床上的长发,一切的一切完全就是在刺激莲的最后一根控制理性的神经。

  今天晚上还很长,所以慢慢来……

  一遍一遍这样告诉自己的莲停止了动作,只因为眼前太过令人血气上涌的画面。

  香穗子伸出已经开始沁出汗的手,轻轻滑过莲的脸,在皮肤上滑下如流水般的线条。

  「没关系的……我最喜欢莲了,所以不用在意我,莲开心就好了。」

  「香穗子……」

     ***    ***    ***    ***

  门内暧昧的气氛,然而门外却有着一双充满乐趣的眼睛享受着偷窥的愉悦。
  「真是的……莲这小P孩,动作怎么那么慢啊!亏我还叮嘱过他……」
  门外的美沙透过仅仅只有一丝的门缝向内观察着,完全就是乐在其中……
     ***    ***    ***    ***

  莲手指伸向香穗子的背后,轻轻一拉解开了那禁忌的金属扣,撩走档在面前的衣物,香穗子的上半身就这样没有丝毫抵抗地摆放在自己面前。

  粉色的花苞仅仅因为刚才的吻就已经开始想要绽放,虽然不大却形状相当漂亮的胸一起一伏,完全配合着自己呼吸的节奏。

  「莲……不要这样看着我……」

  未等香穗子的话语说完,莲脑中最后一根理性神经绷断。滚烫的吻从香穗子的颈部下滑,直至发着微热的花蕊,在身体上留下一道漂亮的银线。轻轻含住右边的花蕊,潮湿的舌头在花蕊的顶端温柔地抚摸左手始终没有停止过对左胸的揉捏。

  「呜……啊……嗯……」

  香穗子的脸开始变得通红,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可是莲却丝毫没有理会,继续加大着揉捏的力度。

  随着香穗子敏感度的上涨和莲越来越兴奋的身体,两人的节奏开始加快。
  没有停止过左手的爱抚和唇对花蕊的亲吻,莲的右手顺着香穗子腰部的曲线滑下私处。中指隔着细腻的布料轻轻地按下,上下来回地移动着手指。

  香穗子的私处随着莲三方面的夹击已经流出了蜜液,从两腿间滑出暧昧的痕迹。而上半身的两片柔软已经在莲的细心关照下,每一个毛孔都透着情欲的气息。
  莲的手指不再满足这样的隔阂,伸过最后的防线,直接进入了香穗子身体的内部。

  「痛啊……不要……啊……」

  香穗子的呻吟越发大声,莲的力度和幅度就越发地大。

  不甘于中指独享潮热,莲的食指也插入了香穗子的体内。

  突如其来的异物扩大了紧闭的小穴,情欲和痛处共同交织在一起,刺激着香穗子从头到脚每一个细胞。尽管如此,莲却霸道地不断深入,用皮肤感受着香穗子身体深出的温度和气味。

  因为锥心的痛处香穗子下意识地想要合紧双腿,但是却意外却又必然地用双臂环住莲的背部。

  粘稠的液体最终无法抵挡情欲的诱惑,从本体向外喷出,在两腿间留下晶莹的帷幕。

  抽出沾满爱液的右手,香穗子的身体立刻从原来的高度紧绷中松弛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想让人侵犯。

  被汗水浸湿的发丝在香穗子绯红的脸上舞下妖娆的痕迹,迷离的金瞳中里依然还是只有莲一个人的身姿,粉润的嘴唇上莲的银丝还未消去,一张一合地呼唤着最爱的名字。

  「莲……莲……」

     ***    ***    ***    ***

  「终于要开始正戏了吗……」

  邪恶的笑容在美沙的脸上浮现,「可是前戏就这么简单就过了?难道就没有点SM之类的么……果然平常教育还做得不够啊。不过话说这是第一次,算了,就暂时放过他们两个了……」

  「什么是正戏啊?」

  银铃般的声音响起,两双天真无邪的眼镜望着眼前这为完全已经忘乎所以的美沙女士。

  「所谓正戏么……」

  刚想要发表言论的美沙终于察觉到了两位不知道应该说是小天使还是小恶魔的存在,脸唰地由前一秒兴奋的红润变成了惨白,「厄……志水、冬海,这个东西……以后你们就会知道了。现在莲和香穗子姐姐有事情要忙,不可以打搅哦~.所以两个人下楼去玩吧。」

  「恩……总觉得……古……怪……」一字一句,慢悠悠地,志水如同说梦话般。

     ***    ***    ***    ***

  但是,神经放松的时间也不过是片刻。已经意识开始有些模糊的香穗子隐约听到了解开皮带,脱下衣物的声音。然而就在自己还没有做好任何准备的死后,突然间下体感觉到了炽热的异物顶在了湿漉漉的蜜房前。

  「……我……要进去了,香穗子。」

  「等……啊……啊……莲……啊……痛啊……不要啊……」

  不过只是只言片语的宣言,完全没有顾及到香穗子的哀求。

  不,并不是没有顾及到,而正是这香穗子充满着泪水般痛苦的哀求更加刺激了本能。

  硬直的异物猛然间插入了潮湿的内部,道内灼热却又柔软的组织紧贴着这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硕大。

  「……啊……呀……啊……」

  随着莲的节奏,香穗子也随着发出了清脆的音符,一点一滴地被莲的双手所融化,不能自拔的样子,一直堕落到情欲和痛苦的最深处。

  「……嗯……叫我的名字,香穗子。」

  耳边低吟,迷惑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仅仅只是空气的振动却高温得让人的神智被灼伤。

  「……啊……莲……莲……」

  是香穗子的声音,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香穗子的声音。

  平日里透明清澈的声音此时已经成为了实现欲望的催化剂,原本清新自然的面容此时也变得暧昧不堪。

  缠绕的双臂紧贴着温热的皮肤,摩擦着的身体不断散发着魅惑的温度。
  她的身体内部真的很舒服,仿佛完全就是为了他而存在的。那样的温度,那样的湿度,那样紧贴自己身体的感觉,从皮肤到脊髓每一处都在刺激着他,每一次的来回都能给他的大脑、身体带来完全不同的快感她的声音,她的身体,她起伏扭动的动作,想要拥有,无论过去、现在、未来……

  所有的欲望一起上涌,用力撞击她最私密的地方,想要得到她的一切,哪怕是最深处细胞、血液、皮肤。

  「痛……痛啊……莲……已经可以了吧……啊……啊……」

  富有节奏的呐喊并没有换来任何将要停止下来的信息,反而使得节奏变得更加迅速。

  处子的身体永远是美丽的,在他来回抽动身体的同时,鲜红的液体伴随着透明的粘稠一同从私处流出,在莲和香穗子的身体上画出耀眼的图腾。

  「就快好了,我的香穗子……」

  用自己宽大修长的手撩过香穗子凌乱的发丝,轻轻在发红的耳边细语。
  「呜……啊……啊……」

  温热的气息就在耳边,空气都开始变得模糊。不再嘶声乞求,只是尽量抬高腰,想让他更加舒适。

  莲依然在自己的身体内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欢乐,她能清楚地感觉到,每一次他的进出都能激起白色的涟漪,每一次的深入都能将她推入兴奋的最高峰,每一次的抽出仿佛都会把她的灵魂带离身体。

  他放纵,她纵容他享受着她的一切,她包容着他的任性他一直作为弟弟,然而今天终于完全拥有了她,她一直身为姐姐,然而今天终于完全属于了他……
  「就……快要……好了……香……穗……」

  「啊……」

  冲破极限,香穗子如小猫般紧缩的身体在空中舒展,留下一道绝美的曲线后倒在的床上,满身的汗水把身体裹的晶莹透亮,急促不安的呼吸依然还在继续。离开香穗子的身体,莲也瘫坐了下来。

     ***    ***    ***    ***

  「就这么完了啊……切……」目睹了整个过程的美沙合上了那条细小的门缝。
  转身下楼,一个诡异的笑容浮上脸庞。

  「算了吧……反正以后多的是机会……嘿嘿嘿嘿……」

     ***    ***    ***    ***

  第一次过于激烈了吗……

  不,这完全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住的事……

  俯下身来,轻滑过那张疲惫不堪的容颜,拭去眼角饱含疼痛的晶莹,蜻蜓点水般地在唇上留下一个吻。在香穗子的耳边留下一句话后,用双臂拥紧爱人,笨拙幼稚的动作如同却婴孩般,但是这双手却永远不会放开……

     ***    ***    ***    ***

  爱你哦,我的香穗子……

                第二部

  可是,走不动。

  他将想要逃跑的女人拽了过来,吻上她的嘴唇。在学生时代曾经不只一次的接吻,原来以为本应是再熟悉不过的嘴唇,在隔了那么久的岁月之后,却变得模糊而陌生。即使感觉到她在抗拒着自己的存在,他还是持续而霸道的接着吻。面对始终没有反应的女人,心烦意乱的他干脆用手探进亵裤里去。

  她浑身一颤,至今为止一直消极的接吻也终于有了感情。甚至有些忘情拥住了他。

  「……」

  手指在她的下身不停揉捏。

  想加紧双腿,他却抓住她的双腿环上他的腰。

  抽出被她弄得湿漉漉的手,他在鼻间吻了吻,不经意的动作使她的脸火似的烧了起来。

  「……好过分」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居然没有反驳。只是沉默的把她拉反了身,从她的身后穿来了解皮带的声音。一个火热的东西顶住了她的蜜壶。

  「等,等一下……」

  突然之间遭到了异物的侵入,她发出了悲鸣。

  「不,不要。莲,真的好疼,好疼……」

  明明说了不要,但是身后的人根本不理会。

  「好,好紧。」

  他说。一直抿紧的嘴唇忍不住要弯出笑的弧度。

  「日野,真的好紧。」

  「月森莲……」

  他那种安抚式口吻更让香穗子觉得焦躁,她努力想抬起腰让他出去,却被他喘息着压住。

  「日野,马上了……」摸着头发哄,试探的帮她放松。

  「……太疼了,不要了」她转头眼泪汪汪的拧眉扁嘴,说是在抗议却更像在撒娇。

  日野……

  看见这种表情还能住手的就不是男人了。

  「很快啦。」他敷衍的说,为了她也想试着慢一点,但是,控制不了。
  那么温暖的感觉,那么紧密的贴近,狭小而舒适。感觉好象家。

  有真正的家时,人可以放肆的活着。

  而他现在只想在她的穴道里放肆。

  她醒来时下身疼得要命,但却又一种奇妙的满足感。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他单方面掠夺的她,不禁问自己真的能适应这种方式呢?

  凝视着自己对面的那张脸,长长的睫毛,形状优美的鼻梁,纤薄的嘴唇,令人心悸的美丽容颜……可拥抱的动作像小孩子抱洋娃娃,双臂合拢,笨拙幼稚却放不开手。

  这时他的眼睛突然睁开,要把人席卷进去一样的目光使得她不禁呼吸困难。
  难道……要……

  但是没有任何表示,他在床下杂乱的衣服中翻捡出自己的衬衣。

  有点失望,但她还是笑着说。

  「要走了?」

  「恩,今天有比赛。」

  「对了我也有……啊……」

  一声惨叫过后,她不忿的盯着他,「月森莲你是不是故意的?」

  「哦,要故意干什么?」

  「干什么!」她气愤的捶着枕头。「我这样子要穿什么啊!」

  「穿什么都好,」他恩了一声,「反正你的技术那么多年也没有进步,差得要命。」

  恶毒的语言让她抓狂!

  「你还不是。你的技术还是和以前一样差,痛得要命。」

  「……那么后面的叫声是什么的?」

  他一边系着领带一边挑着眉说。

  她的脸变得绯红,但仍旧不甘心的坐起身。

  「像你这种恶劣的人,消失掉好了。」

  「哦?」

  蹲到她身边,张扬的把视线移到她白皙的肌肤上深深浅浅的齿印,他微笑了。
  「为了你以后的幸福,还是不要说这样的话比较好。」

  吻上她的唇。

  我,亲爱的,香穗子。

                第三部

  「莲……真的要在这里?」

  「嗯……因为暂时双休日没法碰头……」

  这么说着,他让日野坐在练习室的空椅上。

  明明是白天,但却开着荧光灯,因为帘子被拉上的缘故……

  不仅仅是帘子,窗也都……

  然后作为唯一可以出入的门,为了不让人从外部进来,已经从内侧上了锁。
  然后……日野香穗子她……

  从刚才开始就在那里接受着我的爱抚,脸颊上染着鲜艳的樱色……

  苔绿色的制服上装已经敞开了一大半,露出了雪白的肌肤。

  从白色花边的文胸之间可以看见小巧的果实周围,布满细细的吻痕。

  「脚……打开来……」

  「……」

  边说边在她的大腿上落下一连串的吻……

  日野微微地颤了一下,抵住椅背,撑着手,慢慢地张开了腿。

  「那……开始了……」

  「唔……嗯……」

  事件的开端,是在某一天……月森自己的房间里……

  再怎么说……日野香穗子,就算公认地那样晚熟,也已经是个16岁的、不会再去相信「白菜地」的少女了……

  再怎么说……月森莲,就算公认地那样冷酷,也已经是个16岁的、不会「对女性一点点兴趣也没有」的青年了……

  不过呢……他的兴趣、关心和嫉妒之类的,只会用在一个名叫「日野香穗子」的人身上。

  这个……嘛,先不管它了。

  交往着的年轻人,在他们自己的房间里,这种状况完全不可能有……才怪了。
  简直就是……就是再自然不过了……演变成这种状况……

  不知不觉地……「想要试一次」……这种念头产生了的时候。

  「莲……对不起……我,还是很害怕……不行……」

  你想……深爱着的女孩在自己的臂弯中含泪低语着……还会有霸王硬上弓的男人么?

  那个……即便不考虑一般情况……作为月森莲,他是不可能干出那种事的。
  但是……下一秒,月森的发言,却让人为之瞠目。

  「如果害怕的话……习惯的话不就好了……」

  这么说着,他的实际技巧指导就开始了……

  所谓实际技巧指导……就是由自己让她的身躯知晓无尽的快乐……

  他,月森不间断地到处刺激她的性感带。

  场所呢,从自己的房间开始……不但拓展到她的房间,连客厅、厨房、走廊门口……还有阳台……

  当然,其中也包括了学园内……

  这两周内,月森说过,只有两人的话,就一定要那样,并且实行了这个计划。
  当然,是在小提琴的练习结束后……但是。

  「啊!呀……!」

  「别动……会弄伤你的……」

  麻利地除去内衣,露出了秘部,月森将手指埋进了日野的内部。

  比丝绸还要柔软……比天鹅绒还要光滑的内部,月森不断地刺激着花蕾,向着深处、更深处挺进。

  「呼……嗯!」

  「感觉舒服么?……香穗子……」

  「呀……啊!呀……那里……不行……」

  「这里……?」

  「……!!!」

  在日野作出反应的那个地方给予刺激的话,她纤小的身体便会弯成弓形,白皙的脖子向后仰起。

  「啊……呀……啊嗯……呼……!!」

  来自月森的无休止的刺激,使得泪珠从意识朦胧的日野的脸颊滑落。

  因为羞耻的缘故,她打算并拢双腿。但是,被压住脚的月森所阻止了。
  埋在深处的手指来回抽动时的钝音,以及那股快感支配了自己。

  另一方面,月森也继续爱抚着日野……

  在朦朦胧胧的日野的眼皮,脖子,胸口,如雨点般的吻纷纷落下。

  月森向着下一个目标移动着。

  不要!!莲!!那样的……不要……呀……!!」

  毫无前兆地,月森将插进的手指增加到了3根。

  「……到时候……会更加不一样的……在你的体内感受一切……还是稍微习惯一下比较好……」

  此时的月森和日野一样,都紧蹙着眉头。不过,他现在的情况是为了拼死控制着自己急不可待的欲望……

  「啊……啊……嗯……呼……」

  想方设法要留住飘忽不定的快感的日野,此刻只剩下娇喘。

  在她的体内,月森的手指不断的转动着。

  「真软……呐……香穗子的里面……」

  「啊啊嗯…………嗯……嗯……呼…嗯……」

  伴着手指的抽出插进,腰也开始慢慢的摆动起来。

  确认了那个的同时,月森一下子抽走了所有的手指。

  然后,把腿分得更开了些,将脸埋进去。

  「啊!……呀……啊!!!」

  看见摇着头的日野,月森仍旧固执地用舌头继续爱抚着。

  「啊……啊……呼……呀…………!!」

  就好似孩子吮吸乳汁一般,嘴唇向上吸着。

  日野后仰的开始痉挛的身体,只会让舔舐花蕾的舌头尝试侵入禁地。

  「哈……不、不要……够了……啊……!!」

  为了不让快感逃离,日野抓住月森的头发,让他不从那里离开。

  于是,月森的舌头开始灵巧地探索那块禁地。

  「呀……哈……呀啊……莲……行了……停下来……」

  喘息……吐出了紊乱的气息……

  看起来只有自己在那里不停地喘气。

  从窗帘的间隙中,隐约可见外面的亮光。

  在这种时候……

  而且还是在学校里……

  羞耻和快感混在一起,让日野不由得恍惚起来……

  那无止境的快感超出了日野所能承受的范围的同时……

  上半身震动着,脚好像不属于自己一样,摆动起来……

  那里被像要裂开一样的冲击和快感支配着。

  眼前不知为何一片白花花的……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并且……伴随着如哭喊般的娇吟,日野达到了高潮。

  哈……哈……嗯……」

  「……香穗子……」

  艰难地调整呼吸着的月森眼前,是尚未退去情潮的香穗子的身姿。

  隐藏起自己的欲望,在她的身上,落下一连串的吻……

  「回去吧……已经快到放学时分了……」

  「……」

  确实……这么做,她已经到达了顶峰。

  虽然月森自己忍得非常艰辛……

  「莲……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啊…稍微有点……」

  仍未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日野一脸担心地询问月森……

  「没关系的……莲……我……」

  「……没什么……不要勉强自己………不用管我也行……」

  说着,月森硬是扯出一个笑容来安抚日野,虽然自己真的很难受……不知如何是好。

  日野慢慢地站起来,凑近月森,然后跪在他的脚下。

  「?……香穗子……?」

  「对不起……莲……但是,我更加不想让莲这么难受……」

  月森的视线下移到了香穗子的行动上。

  「香、香穗子……!!」

  「我也想让莲……更加得舒服……」

  说着,日野解开了月森制服的皮带并拿走,然后拉下拉链,用自己的指尖引导出月森自身。

  那个已经有些硬得发痛。

  来自指尖慢慢描绘的这份刺激让月森不禁晃了晃上半身。

  唔……香穗子……不行……那种事……」

  「莲……」

  莲看起来很艰难地把背靠上墙,与此同时,日野在那里轻轻地吻了下去。
  为了制止日野,月森想要握住她的手,让她离开那里……但是身体却并不听从这一指挥。

  「啊……香穗子……子……」

  「莲……莲……」

  日野的眼光变得出了神般,然后她用口含住欲望的前端,用牙齿轻轻地咬啮着,用舌头柔柔地舔舐着……

  月森的背不由自主地颤栗着。

  「唔……啊啊……香穗子……哈……」

  放弃了逃离,月森开始温柔地抚着日野的头发。

  像得到了鼓励般,日野更加大口地含住月森的所有。

  日野口中那淫糜的声音,在体内回响着……

  被远去气息般的快感翻弄着,胡言乱语一样的喘息不经意间从双唇中泄露出来……

  「唔……哈……哈……唔……」

  日野咽喉处的柔软直接传递给了月森,引领着月森走向更高处……

  越来越接近极限了,月森额上的汗开始清晰地浮现出来。

  「唔……哈……够了……不行了……香穗子……停下来…」

  「我,没关系的……莲……要出来……么?」

  从她那里……?

  在日野的言词中迷失了自我,不过月森还是尽力维持静止不动的姿势。
  「唔……不行……在你那里……这种事……怎么能……唔啊…!」

  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月森发出了不像样的声音。

  日野则是入迷般的吮吸着月森的欲望……

  「莲……莲……」

  这样发出声音爱抚着他的日野,如此身姿是再淫乱不过的了……一切的一切都煽动者月森。

  「唔……香穗子……抱歉……!」

  日野口内的东西毫无先兆地震动着,从前端吐出了灼热的欲望。

  「唔…嗯…嗯……呼哈……!!」

  日野把这些一滴不漏地接受了下来,不止如此,她还全部喝了下去。

  「呼哈……哈……哈……」

  无力地靠着墙滑下,月森坐在了地板上,身旁的日野靠在他的肩上,喘着气。
  「香穗子……」

  「莲……」

  呼唤着对方的名字,然后不知是谁,在那里掠夺着对方的唇瓣……

  深深的,深深的吻……

  紧贴着的,灼热的双唇,还有隔着衣服也能感激得到的,灼热的体温……
  拥抱着身躯愈发地热了起来,月森反常地迅速脱去外套。

  麻利地取下圆形的领针扔掉,粗暴地扯下红色的领带,然后一口气拉开了衬衫的纽扣。

  「香穗子……」

  「莲……」

  外边,太阳已经西沉了吧……

  在黑暗中,明月朦胧地升起,在月森背后柔和的散发光芒。

  感觉到他更紧的拥抱着自己,难忍的欲望像波浪般袭向日野。

  「莲……拜托了……莲……想要……」

  「啊……我也想要……你……」

  重叠的身影虽然不尽相同……但是,相信一定会一路走下去的。

  月光,不知为何那么耀眼……

  大概是寻求着与她一样的炫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