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龙珠】

分类栏目:武侠风情

发布于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谁也没见过,谁也没有听过不可思议的时代。

  在远离都市数千里的一座深山里,住着一个以大自然为伴独自生活的少年。

  这个少年的名字,叫做孙悟空。

  在森林中他以猴为朋,以鸟为友以猛兽为食。

  他的武功极为高超,那些猛兽在他的面前不堪一击,只有乖乖被他吃掉的份。

  即使是可怕的妖怪,也会被他轻松地杀死。

  这一天,他和一只魔狼搏斗,击杀了魔狼,自己也不慎掉进了水中。

  他从水中出来,脱光了衣服,将湿淋淋的衣服放在树上晾干。

  接着,他站在水边的岩石上,向着水里撒尿。

  「呜,好畅快啊!」刚打完一仗,又轻松地放掉身体里的存货,悟空舒服地长出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在远处的山路上,开来了一辆汽车。

  汽车在山道上停下了,从里面走下来一个漂亮的少女。

  她大约十六七岁,一双美丽的眼睛又大又明亮,肌肤雪白,头发是蓝色的,梳着一条粗粗的辫子,上面还扎着红色的蝴蝶结,显得十分可爱。

  在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在连衣裙胸部的位置,印着BULMA几个字母。

  「布玛」,这就是她的名字。

  她是从都市来的,目的是来找一个叫做龙珠的东西。

  随着这个大懒腰,她丰满的胸部向前突出,凸显出她傲人的身材。

  她掏出一个看上去像是怀表的小型龙珠雷达,看着屏幕上面光点的位置,知道自己找的东西就在这附近。

  她低声自语道:「确实应该是在这附近的。」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十分好听。

  她站在山崖上,极目远眺,看到前面山下的河流边似乎有什么东西。

  她拿出望远镜,看向那边。

  一个小男孩出现在她的眼前。那小孩的浑身是光着的,正站在水边,向水里撒尿。

  布玛盯着那个小孩的裸体看,脸慢慢变红了。

  看他的年纪,大概只有十一、二岁,这样的小孩居然会有这么大的一个鸡鸡,真是让布玛想不到。

  她虽然没有男朋友,也没有见过成年男子的阳具,可是也在路上见过光着身子的小孩,却没见过哪个小孩有这么大的鸡鸡。

  「那就是男人的东西吗?」布玛红着脸想道。她早就想看到这种东西,可是一直没有机会,也不好意思去看。这一次,她凑巧看到了,就好奇地看个不停。

  她拿着望远镜,盯着悟空的鸡鸡看了半天。在她的鼻子里,发出了可爱的喘息声。

  直到悟空撒完了尿,收起鸡鸡,走到一块石头后面,布玛看不到他,才叹了一口气,恋恋不舍地收起望远镜,坐进汽车,开车向前行去。

  她没有看到,在那个男孩的屁股上面,长着一根长长的尾巴,就像猴子的尾巴一样。

  「今天吃什么好呢?」悟空暗自思量。 「熊最近已经吃过了,老虎也都不敢出来了。」山里的猛兽,已经被他吃了一个遍,可怜的黑熊都被他??吃光了。

  他看到水中有小鱼跃起,高兴地叫道:「对啦,午饭就吃鱼吧!」悟空把尾巴放在水中,引得一条大鱼游过来。

  那大鱼的个头比悟空大好几倍,一向喜欢吃猴子,见悟空的尾巴放在水中,只当是好吃的猴子,自言自语道:「是猴子?我吃了它!」它跳出水面,对着悟空张嘴便咬。

  悟空向前一跃,闪过大鱼的牙齿,飞起一脚,重重地踢在大鱼的头上。

  大鱼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便被踢昏在水中,头骨连同脑浆都已被震碎。

  悟空跳入水里,拖着大鱼的尾巴,将它拖到岸上。

  悟空拖着比自己巨大得多的鱼,在路上走着,一边得意地叫道:「大鱼,大鱼!」今天,他又有美味的烤鱼可以吃了。

  突然,后面传来巨大的声响。悟空奇怪地回头看去,喃喃道:「啊?什么声音哪?」一辆汽车从山道上飞速地开过来,悟空惊奇地瞪大了眼睛。他在山林里住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怪东西。

  布玛开着车过来,没注意路上有人,等看到悟空,再想刹车,已经晚了,吓得她连声尖叫,猛打方向盘。

  「砰」的一声,汽车重重地撞到大鱼身上,将悟空连人带鱼撞飞到空中,重重地摔在地上。

  「啊,撞、撞上了!」布玛惊叫道。她从方向盘上抬起头来,惊奇地看到那个男孩从大鱼身后转过来,怒冲冲地瞪着她。

  「啊,你还活着?」布玛惊奇地叫道。

  悟空怒容满面,咬牙叫道:「你这个混蛋妖怪,你是想半路把我的猎物给夺走吗?」他在山中长大,从来没有见过汽车,现在乍一见到这个巨大的东西横冲直撞,只当是一个新出现的妖怪,来抢他的食物。

  他飞身跳过去,双膀一用力,将沉重的汽车高高举起来,大叫道:「我绝不让你得逞!」他大叫一声,用力一甩,在布玛的尖叫声中,将汽车甩出十几步远。

  砰地一声巨响,汽车摔到地上,翻了一个筋斗,车轮被摔飞。

  悟空扯出身后背着的如意棒,哼了一声,怒喝道:「来吧,既然你想抢走猎物,就先把我打败吧!」这如意棒是他去世的爷爷留给他的宝物,能够随意伸长和缩短,死在棒下的妖怪和猛兽不知道有多少了。

  布玛呻吟着从翻倒的汽车里面探出头来,咬牙切齿道:「竟敢这样对我,你这个妖怪!」她在城市里,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厉害的小孩,现在遇到一个撞不死又能抬起汽车的孩子,只能当他是个妖怪。

  「哈,从妖怪里面出来了个奇怪的妖怪,来吧!」悟空举着棍子叫道,心里却在奇怪,为什么这个妖怪长得那么好看,声音也那么好听,弄得他心里有点痒痒的感觉。

  「好厉害的妖怪,能蛊惑人心!」悟空吃了一惊,忙收摄心神,免得中了妖怪的奸计。

  布玛抽出手枪,叫道:「打死你!」

  「砰!砰!砰!砰!」她对悟空连开几枪,子弹打在悟空的身上,悟空被打得摔了一个跟头。

  布玛停下枪,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只当那个妖怪已经被她打死了。

  悟空从地上坐起来,捂着被子弹打到的地方,呲牙咧嘴地叫道:「哎呀,好痛啊!刚才是什么,是妖术吗?」布玛举枪对着他,张口结舌地叫道:「啊,为、为什么没死呢?啊?」「胡说八道!这么一下就想让我死吗?我的身体就像铁一样,是经过千锤百炼的!」悟空跳起来,恼怒地叫道:「让我把你这个妖怪消灭掉吧!」举棍冲了上去,打算一棍将这个妖怪打得脑浆迸裂。

  「妖怪?」布玛听了这话,忙丢下枪,高举双手叫道:「哎,等、等一下,我才不是妖怪呢,是人啊!」悟空停下棍子,盯着她,奇道:「是人?」「嗯!」布玛从车里爬出来,高举着双手站在悟空面前,说:「啊,这不明摆着吗,你看仔细了,看啊!」悟空高举如意棒,警惕地叫道:「别动!再动,我可就要消灭你了!」悟空的个头只到布玛的腰部,他围着布玛转来转去,越看越奇怪,嗯嗯地叫个不停。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山外的人。眼前的「人」比他要高得多,她的脸很奇怪,皮肤光滑而又洁白,是悟空从来没有见过的脸,可是看上去却显得非常好看,对他有一种奇怪的吸引力。

  她穿着一件奇怪的红色衣服,露出了雪白修长的大腿。肉体看上去十分柔软,让他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一摸。

  她的头发是蓝色的,比他的头发要长得多。在她头上,还扎着一个红色的蝴蝶结。像这样的东西,悟空可从来没有见过。

  总之,这个「人」的长相和穿着打扮处处透着古怪,与悟空和爷爷完全不同。

  「你才不像人哪!」布玛看着这个奇怪的小孩道。

  悟空仍然满怀戒备地举棒威胁着布玛,道:「我当然是人啦!我跟你的差别可真大呀,弱不禁风的样子……」「因为我是个女孩子嘛。」布玛微笑着,有点撒娇地道。像她这样漂亮的女孩子,走到哪里都会受到欢迎的。

  悟空吃惊地道:「女孩子?你是女孩子呀?」

  布玛也奇怪地笑道:「嘿,你这个土豹子,你没见过女孩子吗?」「我是第一次见到除了爷爷以外的人类。」悟空告诉她。

  布玛惊奇地瞪大了眼睛。

  「爷爷曾经对我说过,如果你遇见女孩子话,就要对她和善一些。」悟空道。

  布玛高兴地搔着头发笑道:「哎呀呀呀呀,说得可真对呀!你叫爷爷的那个人和你一起住吗?」「他在很久以前就去世了。」悟空说着话,绕到了布玛的身后,伸头向裙子里面看。

  他的个头很矮,只到布玛的腰部,很轻易地在短短的裙子下面看到了布玛的内裤。

  她穿着一件白色蕾丝三角内裤,露出了雪白的粉臀和大腿。那完美的曲线,是悟空从来没有见过的,引得他瞪大了眼睛,着迷地看个不停。

  看着布玛狭小的内裤和内裤下露出的雪白的臀部、大腿,悟空却没有一丝邪念,只是嘀咕:「女孩子连尾巴都没有!」从内裤的边缘,露出了几根乌黑发亮的卷毛,悟空奇怪地看着,心想:「那是什么?该不会是还没长出来的尾巴毛吧?」布玛发现他在偷窥自己的裙下风光,自己的内裤和大腿根部都被他看光光了,又羞又恼,正要发作,忽然惊奇地看到悟空那一条毛绒绒的尾巴在屁股后面甩了两甩。

  「哈,可真有意思啊!」悟空笑着,欣赏着漂亮的布玛奇怪的样子,又甩了两下尾巴。

  布玛转怒为喜,掩口暗笑道:「嘻嘻嘻嘻,你真以为装上尾巴什么的做装饰就很帅气吗?」「好,那你跟我来吧,因为你是女孩子,我请你吃东西!」悟空拖起大鱼的尾巴,就要向家里走。

  布玛拿着龙珠雷达,想着:「在路的尽头,会不会找到龙珠呢?」悟空好奇地瞪着她的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猛瞧,催促道:「你在干什么哪,难道不想吃我请的东西吗?」布玛收起龙珠雷达,警惕地道:「我去可以,但你不能对我做坏事!」布玛不能不提防,和一个奇怪的男孩到他的家里,说不定会被他在这无人的深山里强奸呢。

  悟空奇怪地问:「坏事是什么?」

  「坏事就是……」布玛漂亮的脸染上了一层红晕,低下了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布玛转念一想,忽然掩口而笑,想道:「啊,对啦,这家伙连女孩子都是第一次见到,还不明白坏事是什么意思呢!」在路上,他们互相通报了姓名。悟空拖着大鱼,毫不费力地走到了家。

  到了悟空家,布玛惊喜地看到,在屋里摆着一个龙珠,上面有四颗星。

  布玛跑过去,拿起龙珠,惊喜地叫道:「啊,是它,是龙珠!是四星龙珠!」悟空跑过来,一把抱住布玛的腰,叫道:「嗨,不许碰!这是爷爷留给我唯一的一件遗物,即使你是女孩子也不许碰!」他抱住布玛的腰,心里有一点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子的身体会这么柔软,抱起来这么舒服。

  布玛被他抱住纤腰,不由浑身酥软。

  这悟空原本不是普通人,他这一个族群,身上会散发出一种普通地球人没有的气息,让女性无法抵挡他的吸引力。

  尽管悟空还只有十二岁,但他的身体渐渐发育成熟,虽然个头比普通地球人的小孩还矮一些,但生理上却要比他们成熟得多了。他吸引女性的能力,也渐趋成熟。

  由于自小住在深山之中,悟空没有机会见到人类中的女性,所以一直没有显露出这方面的能力。现在,却有一个漂亮的少女为了寻找龙球来到他的家,自然而然地引发了他吸引女性的超能力。

  布玛被悟空的手抓住纤腰,只觉那一双手仿佛有魔力传到体内,不由气喘吁吁,浑身都热了起来。

  幸好,悟空没有抱多久,只是夺过她手中的龙珠,叫道:「这是爷爷的遗物,平常它闪呀闪的,就像是爷爷在对我说话,我不会让你碰它的! 」布玛强忍着下身传来的搔痒,定定神,道:「真是没办法,看来不教教你是不行了。」她拿出两颗龙珠,告诉悟空,这就是传说中的龙珠,共有七颗,上面分别有一到七颗星星。如果能集齐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七颗龙珠,就能召唤出神龙,向神龙许下一个愿望。

  这时,不管向神龙要求什么,神龙都会满足他的要求。

  「我的愿望已经决定了,虽然我很想要永远吃不完的草莓园,但我还是决定要一个优秀的白马王子!」布玛得意地叫道。

  「我都说了,快把四星龙珠给我!」布玛转头向悟空催促道,在她漂亮的脸上,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悟空握紧龙珠,叫道:「不行不行,这可是爷爷的遗物啊!」「什么嘛,真吝啬。这有什么不好,反正你又没有别的用处啊。」布玛偏着头,漂亮的辫子在脑后荡来荡去。

  「不给!」悟空向她吐出舌头,坚决不肯把龙珠送给她。

  布玛皱着眉想了想,忽然展颜一笑,暗道:「嘿,好,这时候,就用我最拿手的色情攻势吧。」她微笑着,向悟空抛了一个媚眼,用嗲嗲的声音撒娇道:「悟空,不要那么小气嘛,把它给我,好吗?」悟空坚定地摇着头,同时奇怪地问:「你干什么用那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那么,我给你一个谢礼,如何?」布玛的眼珠转了转,提出了一个极有诱惑力的建议。

  她撩起短裙,给悟空看她雪白修长的大腿。

  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很大的牺牲了。

  她的家里很有钱,如果需要什么,一般都会得到满足。

  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如果对别人有什么要求,只要抛一个媚眼,别人就会抢着替她服务。像这样露出大腿来勾引男孩子,这还是第一次。

  悟空好奇地盯着她的美腿,觉得她真的是和自己有很大的不同。

  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摸上了她柔软的大腿,惊叫道:「你的腿可真光滑啊,就像大鱼一样!」布玛被他的手一摸,不由叫道:「这是许看不许摸的啊!」紧接着,她突然感觉到,大腿上痒酥酥的,一股热力传来,直达心口。

  布玛的腿突然软了。

  =========隐藏须回覆感谢才可看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软绵绵地倒了下来,伸手抱住了悟空。

  悟空奇怪地在她身上嗅来嗅去,咕哝着:「奇怪的家伙!」闻到她身上诱人的香气,悟空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种奇怪的感觉同样也在布玛心里存在。她的身体热得厉害,抱住悟空不愿意撒手。

  还好,她还记得自己的目的,低声央求道:「悟空,把龙珠给我好吗?」悟空的手不自觉地环抱住她柔软的纤腰,将脸靠在她富有弹性的胸部,摇头道:「不好,这是爷爷……」布玛的胸部是那么柔软而富有弹性,悟空好奇地将脸在上面磨擦,心想:「女孩子真是奇怪,胸部有两团这么软的东西!」布玛哼了一声,咬咬牙,解开自己的腰带,拉起连衣裙,露出雪白的胸部和紫色的乳罩,微笑道:「如果你肯把它给我,我就让你摸我的身体! 」悟空的手伸过去,隔着乳罩握住布玛的乳房,用力揉捏着,奇怪地道:「这是什么?」他的手飞快地拉下乳罩,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

  布玛惊呼一声,悟空的手带给她的触感让她的乳房如受电击,浑身一颤。

  可是乳罩被悟空拉起来,让她被乳罩勒得有些难受。

  布玛红潮满面,解开乳罩,娇嗔道:「笨蛋!是这样解的啦!」悟空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那一对丰满的乳房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看得他奇怪不已。

  他的双手伸出去,握住赤裸的乳房,又捏又揉。

  布玛娇哼一声,抱紧悟空,将乳房按在他的脸上。

  悟空的鼻子被布玛的乳房堵住了,灵敏的鼻子满是脂粉香气,几乎被熏昏过去。

  布玛将乳房在悟空脸上磨来磨去,昵声道:「把龙珠给我,好不好嘛!」悟空被柔软的乳房堵在嘴唇上面,无法回答。

  布玛此时也是意乱情迷,没有发觉悟空无法答话,只当他不愿意,抱紧悟空道:「悟空,只要你肯陪我去找龙珠,我就让你做快乐的事!」悟空茫然道:「什么快乐的事?」布玛喘息着,颤声道:「就是这个!」

  她颤抖的手伸到悟空的胯下,隔着裤子捏了悟空的阴茎一下。

  悟空大叫一声,鸡鸡被布玛柔软纤细的小手捏住了顶端,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从下身一直传到脑部,让他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

  从前撒尿的时候,他也会碰到自己的鸡鸡,却从来不会有这种感觉。看来女孩子确实是奇怪的生物啊,就是她的手也是很奇妙的东西。

  「怎么样,快乐吧?」布玛喘息着微笑道。

  「啊,这……」悟空都说不出话来了。

  布玛也是第一次摸到男人的东西,心慌张得砰砰直跳。

  可是悟空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她一闻到那味道,就无法控制自己。

  她的手颤抖着伸向悟空的腰带,替他解开腰带,脱下了他的裤子。

  接着,她又惊呼一声。

  悟空的鸡鸡比她见过的小孩子身上的鸡鸡大得多,虽然还是软的,但那一大串东西在两腿间晃来晃去,还是让布玛脸红心跳。

  布玛浑身颤抖着,两眼痴迷地盯着悟空的下体,昵声道:「只要你把龙珠给我,我就用手来替你满足!」悟空被女孩子脱了裤子,脑中一片空白??,「呃」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布玛蹲下身,颤抖的手摸上了悟空的鸡鸡,笨拙地替他搓揉着。

  悟空可不觉得她笨拙,他只觉两只柔软滑腻的小手在鸡鸡上揉搓着,让他的血液都涌到了下身。

  他瞪大眼睛,大声喘息,不知道布玛到底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忽然,布玛一声惊呼,因为悟空软软的鸡鸡已经变硬了。

  悟空听到她的叫声,低头一看,吓得一声大叫,指着鸡鸡叫道:「它、它怎么会变成这样的???」鸡鸡这时候已经站了起来,比平常大了好几倍。悟空可从来没有见过鸡鸡变成这个样子,大惊之下,指着布玛大吼道:「你果然是妖怪,会这么奇怪的妖术!」他从背后抽出如意棒,挥棒便要打在布玛头上。可是看到她清丽的面容,心中一阵迷糊,这棒竟打不下去。

  布玛满面红潮,见悟空举棒要打,吓得一把揪住悟空坚硬的阴茎,紧紧握住,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悟空大叫一声,爽得浑身都软了,手中的如意棒无力地落到地上。

  见手里这根稻草果然救了命,布玛更加勤奋地揉搓起悟空的肉棒来。

  悟空的脸也变红了,闭上眼睛,啊啊唔唔地呻吟着,身体软得快要躺到地上。

  布玛柔软滑腻的小手勤奋地套弄着悟空的肉棒,悟空呻吟着,肉棒变得更加粗大。

  布玛的手指修长洁白,仿若水葱一般,娇嫩的小手握住悟空的阴茎,另一只手轻轻地捏住悟空的包皮,替他把包皮褪了下去,露出了里面的龟头。

  布玛低呼一声,惊奇地看着这从未见过的东西。

  悟空身上传来一阵男性的气息,让布玛几乎为之迷醉。看着悟空壮硕的龟头,布玛几乎要低下头,张嘴含住它。

  她强忍住心中的绮念,卖力地用手套弄着悟空的鸡鸡。

  一阵阵奇怪的感觉从下身传来,悟空瞪大了眼睛,红着脸,唔唔地呻吟着,不知道布玛究竟在对自己做着什么,兴奋得几乎晕过去。

  搓了一会儿,布玛的下身也开始痒得难受,便停下手,站了起来。

  悟空从美梦中惊醒,伸手拉住布玛的手,眼睛里露出希冀的神色,还想让她再伸手摸摸自己的鸡鸡。

  布玛看着悟空可爱的小脸,闻着他身上的男性气息,心中一阵迷糊。

  她牵着悟空的手,走到床边,喘息着微笑道:「现在,我就要教你做快乐的事情!」悟空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发觉这个女孩子知道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这个让悟空感觉到奇怪的女孩子躺到了床上,脸上红潮滚滚。她伸手褪下裙子里的内裤,闭上眼睛,低声道:「来吧。」悟空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傻傻地爬上床,抱住了布玛。

  他的鸡鸡被布玛的小手揉搓一阵,早已胀得又粗又硬,顶在布玛雪白粉嫩的大腿上,在大腿上蹭来蹭去。

  布玛对这种事也是一知半解,但懂得总比悟空多一些。她的蜜穴里面痒得难受,实在受不了悟空的磨蹭,便伸手握住悟空的肉棒,引导它向自己的蜜穴凑去。

  悟空再次被她抓住鸡鸡,快感涌上心头,低下头,看着布玛的下身,惊叫道:「你怎么没有鸡鸡?」布玛又好气又好笑,骂道:「笨蛋!要是有鸡鸡,那还是女孩子吗?」悟空好奇地打量着女孩子的下身,在两条雪白的大腿中间,有一个神秘的花园,里面有一朵紫红色的鲜花。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摸上去,在那些卷曲的毛发里面找到了鲜花,抚摸着她潮湿的花瓣,惊呼道:「布玛,你怎么撒尿了?」「笨蛋!那不是尿,是爱液啊!」布玛娇喘息息,生气地骂道。被他的手一摸,浑身都颤抖起来了。

  手里紧紧握住悟空那与年龄不相称的坚硬的阴茎,布玛又恨又爱,恨它磨磨蹭蹭地不肯进来替自己煞痒,便用力把它拖过来,对准自己的蜜穴,命令道:「快插进来!」说了这句话,布玛的脸羞得通红,感觉自己像是在诱奸一个无知的小孩子。

  可是想到自己在做着这种诱奸小孩的坏事,在她的心中,又出现了强烈的快感。因为,这是平常里绝对禁止做的事。

  「为什么要插进去?」悟空奇怪地问。

  「叫你插进来,就快点插进来!」布玛红着脸,不耐烦地叫道。

  「是这样吗?」悟空茫然道,腰部向前一顶,将龟头顶进了布玛的花瓣中间。

  布玛的花瓣里面早已流出了很多爱液,滑滑的,悟空没费什么劲,就将自己的阴茎顶进了一部分。

  「好舒服啊!」悟空惊喜地叫道。布玛湿润的花径紧紧地夹住他的龟头,弄得他爽得要命。

  「布玛,你的身体里面好热啊!」悟空惊叹道,他的龟头能够感觉到布玛身体内的灼热。

  布玛也兴奋地呻吟了一声,却感觉到蜜穴深处更加痒了,着急地大叫道:「快点,再插深一些!」「哦!」悟空答应着,自己也想更快活一些,腰部用力向下一沉。

  他的武技本来高超,力气更是异乎寻常地大,粗硬的阴茎势如破竹,一直深入到布玛的花径里面。

  布玛正急切地等待着更大的快感,结果却等到了剧烈的疼痛,痛得她仰起脖子,朝天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这声惨叫响彻云霄,将屋外的小鸟和猴子吓得乱飞乱跳。

  布玛漂亮的脸上满是眼泪,双手指甲使劲掐着悟空的身体,惨叫着怒骂道:「死悟空,你为什么要使这么大的力气?」悟空也惨叫道:「你掐得我好痛啊!你究竟在干什么?」他低下头,看到自己的鸡鸡正深深地插在布玛的体内,惊叫道:「布玛,我的鸡鸡现在在你身体里面,我们两个用鸡鸡连在一起了! 」感觉着布玛身体里面的灼热,悟空觉得自己胀大的鸡鸡被整包裹在一个温暖湿润的狭窄通道里面,低声惊叹道:「好热啊!」布玛痛得哼了一声,说不出话来。

  悟空看到,鸡鸡插着的地方流出了几缕血丝,染红了布玛雪白的大腿,不由惊叫道:「哎呀,你流血了!」布玛费力地抬起身子,向下面看去,见悟空的鸡鸡深深地埋在自己体内,自己处女的鲜血已经染红了悟空的鸡鸡和大腿,又是痛苦又是悔恨。

  她想不到,自己费力保持了十六年的处女之身,竟这样给了一个小男孩,不由悲从中来,抽抽噎噎地哭个不停。

  悟空趴在她柔软的身体上,鸡鸡深深埋在她的体内,被她紧窄的花径夹得很是舒服。他看着她的脸,奇怪地道:「你为什么要哭?很痛吗?」布玛哭泣着大骂道:「不要你管!你这个装着假尾巴的坏东西!野孩子!」她攥紧拳头,粉拳如雨点般地打在悟空的头上身上。

  悟空的身体坚硬如铁,当然不会在乎一个少女无力的捶打。只是布玛现在在扭动着身体打他,下身也在跟着扭动,下体和悟空的阴茎磨擦着,弄得他拼命喘息着,快感一波波地从下身涌来。

  他初次裸露出来的龟头与少女第一次被侵入的阴道紧紧地箍在一起磨擦着,湿润的爱液与布玛的处女血作为润滑剂,让悟空兴奋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布玛打了几下,下身痛得厉害,不敢再打,只好抱住悟空的身体,嘤嘤哭泣。

  悟空一边奇怪她为什么要哭,一边又在为她不再动弹而感到可惜。因为,这样他就不能像刚才一样感觉到快乐了。

  「你不动,我自己动!」悟空心中暗想,试着动了一下腰部。

  他的阴茎也随着他的动作,在少女的阴道中动了一下,与少女柔嫩的阴道轻轻磨擦着。

  果然,一股强烈的快感从下身传来,悟空大喜,高兴地大叫一声道:「我知道啦!」他的手抓住布玛的臀部,手指深深地陷入到少女雪白柔软的肌肤之中。腰部前后轻轻抖动着,坚硬的阴茎在布玛的阴道里进进出出。

  在一开始,他的动作十分稚嫩,但是很快,他就掌握了动作要领,抓紧布玛的香臀,下体飞快在地她的阴道中抽插。

  布玛被他弄得好痛,大声哭叫着,粉拳不断地打在他的头上。悟空忍痛不理,只当这是奇怪的女孩子又在做奇怪的事情,明明是她叫自己插进去的,现在又要打人,真是古怪。

  悟空一边抽插,一边低头看着下身,兴高采烈地叫道:「布玛,你看,我的身体和你的身体连在一起,真是好玩啊!」「这有什么好玩的嘛!」布玛痛哭着,用粉拳打他的头。

  悟空的头被砸得落到她的胸脯上面,悟空将脸埋在她的乳房上,好奇地嗅着她诱人的芳香。

  很快,布玛就不再哭叫了。因为,悟空的快速抽插带给她的快感,已经压倒了破身的疼痛感觉。

  她抱紧悟空,娇喘息息,下身也开始轻轻地向上耸动,恨不得把整个身子都化在悟空身上。

  此时,悟空的心思和她一样,也恨不得把整个身子都进入她的身体。越来越强的快感几乎将他淹没,他大声喘息着,抱紧布玛雪白的娇躯,腰部运动越来越快,到了最后,简直像风一样在飞速地前后摆动。

  他的武技本来极强,现在又这么兴奋,将自己平时练轻功的心得体会都用到了这一方面,腰部晃动快得让人看不清楚。

  布玛被他闪电般飞快的动作弄得欲仙欲死,无意识地大声哭叫着,抱紧他的身体,恨不得当场死去,将意识永远留存在这要命的快感之中。

  在她的阴道中,流出了大量带血的爱液,喷射在悟空快速抽插的龟头上面。

  悟空虽然天赋异禀,毕竟还是第一次初尝男女性爱的滋味,终于被快感淹没,被这灼热的爱液一喷,终于忍耐不住,阴茎一阵跳动,将一股白浊的液体喷射在布玛的身体里面。

  这液体飞射的速度极快,灼热的液体打在布玛的子宫壁上,打得布玛雪白的娇躯一阵颤抖,大声哭叫着,再次达到了高潮。

  悟空将自己积存了十二年的精华都射到了布玛体内,自己也累得没有一丝力气,趴在布玛身上直喘粗气。

  布玛搂紧悟空小小的身体,美丽的眼中流下了两行热泪,低声哭泣着。

  过了一会,悟空渐渐有了一点力气,从布玛的乳沟里抬起头,咬牙切齿地道:「你果然是会用妖术,把我弄得一点力气都没有!说,你到底是什么妖怪?」他的手伸到床下,却抓住了如意棒,只待布玛一句话不对,就拿棒打死这个妖怪。

  布玛气得挥手打了他一记耳光,痛哭道:「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野孩子,骗了我的身子,还要说这种话!这是做爱啊,每个人都会的做爱啊,你不知道吗?」她痛哭着,揪住悟空的耳朵,右手一下下地打在他的头上、脸上。

  悟空呲牙咧嘴地叫道:「好痛啊!这是每个人都会的吗?那为什么我不会?」布玛哭着骂道:「所以说你笨嘛!你这个野孩子!」她一边打着悟空的耳光,一边低下头,看到他软软的阴茎仍旧插在自己的体内,自己的下身还在流着血,气得再次大哭,伤心地痛打悟空的耳光。

  悟空生了气,叫道:「好,你说我笨,不会做,那我就做给你看!」他抱紧布玛的身体,用力晃动腰部,却把湿淋淋的分身从布玛的身体里抽出来,再也插不进去。

  布玛忍不住笑了一声,又在他头上打了一拳,叫道:「笨蛋,软软的,怎么进去?」看到布玛漂亮的脸,闻着她身上诱人的芳香,悟空的分身突然又硬了起来,腰部顺势向前一挺,对准布玛的花径入口,用力戮了进去。

  布玛正在笑话悟空,忽然下身遭受痛击,大叫一声,又是疼痛又是兴奋。

  悟空生气地将阴茎在布玛的体内抽插,一边生气地说:「哼,你看我会是不会!」他的速度一下子变快了,弄得布玛气喘吁吁地大叫道:「你这个野孩子,快停下!」悟空正在快活,用力摇头道:「不要,我不要停!」他加快速度,肉棒在布玛的体内快速运动着。

  布玛兴奋地大叫,不由自主地抱紧悟空,用香唇堵住悟空的嘴。

  「嗯?你干什么?」悟空摆脱她的嘴,奇怪地问。

  布玛把他拉到怀中,再次吻上了他的嘴。

  她香软的舌头伸进悟空的口中,贪婪地吸吮着悟空口中的唾液。

  悟空莫名其妙,不知道她在做什么,自己也使劲吸吮了一口,将布玛口中的香津吸到自己嘴里。

  他试着吞下一小口,感觉味道又香又甜,便使劲吸吮着布玛口中的津液,一边高兴地吃着,一边奇怪地想:「女孩子真是奇怪的生物,连口水都这么好吃!」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深深地热吻着,互相贪婪地吸吮对方的津液,一直做了一个多小时,弄得布玛泄身好几次,悟空这才将自己的精液喷射在她的子宫里面。

  趴在布玛柔软的身体上面,歇了一阵,悟空费力地爬起来,苦着脸道:「好累啊,简直比劈一整天的木柴还要累得多。」布玛躺在床上,已经气若游丝,在她雪白的双腿之间,流淌着红红白白的液体。悟空的精液,从她纯洁美丽的身体里面流淌出来。

  悟空看她晕过去了,便跳下床,拿了些水给她喝,这才把她救醒。

  布玛歇了好半天,才费力地爬起来,穿好衣服,下床吃了些悟空烤给她的鱼,这才有了点力气。

  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的悟空坐在旁边大吃烤鱼,布玛心中又是羞涩,又是生气。

  要说她会爱上悟空,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像这样的一个小不点,她怎么可能会爱上他呢?

  可是,悟空刚才带给她的快感,简直是要命的感觉,当时如果为了那种感觉而死,布玛也愿意。

  像这么厉害的男孩,大概世上只有他一个了吧,布玛羞红着脸想道。看着悟空英俊的面容,她忽然有些喜欢他了,而且居然有些为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样厉害的男孩而感到骄傲。

  「没关系,就算我不喜欢他也没什么,」布玛想着,「我就拿他当一个性伙伴吧。」和悟空在一起时那样快乐的感觉,布玛才不会轻易放弃。

  她的目光落到了桌上的四星龙珠上面,忽然想到一个主意:「对啦,你也来帮我一起来寻找龙珠吧,你爷爷不是说过应该对女孩子好些吗?」「寻找龙珠吗?」悟空茫然道。

  「反正你在这里又没有别的事可干,男孩子必须到许多地方修行。」悟空喜道:「修行就能变得像爷爷那么坚强吗?」「那当然啦!」「啊,好像很有趣呀,那就去吧!不过,」 悟空想了想道:「你得陪我做爱才行!」「什么?!」布玛大叫起来。

  「怎么,不可以吗?」悟空担心地道,「刚才你教我的那种事真的很快乐,以后我们常常做不好吗?」布玛倒不是觉得不可以,她叫悟空与他同行,原本就有一点这样的意思。可是悟空讲得这么直接,真让她受不了。

  「那、那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种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就行了,绝对不许告诉别人啊!」布玛慌张地道。

  悟空有些莫名其妙,还是点了点头。

  布玛心中暗喜:「进展得很顺利嘛,用他做保镖和打手再好不过了!要享用我宝贵的身体,总得付出点代价才行!就这样吧,让他做我的保镖和旅途中的性伴侣,只要我下命令,他就得替我去跟敌人拼命,不管龙珠在谁的手里,他都得去替我抢过来!愿望要是实现的话,那可就太好啦!」「而且」,她又羞红着脸想道:「他的那个东西真是太棒啦,如果能天天尝到那滋味,那可真是意外的收获!」「可是,如果找到神龙,我是要一个白马王子,还是要这个小孩子呢?」布玛忽然又有些为难了。

  她看看悟空小小的个子,比自己矮那么多,还是决定,先找到七颗龙珠再说,那时再来考虑究竟是要谁。

  她带着悟空,高兴地走出房屋,想着找到七颗龙珠后的景象,以及在路途中自己将从这个小孩子身上享受到的欢乐,不由快乐地叫道:「愉快的旅行开始啦!」悟空跟在她的身后,一边看着她短裙下的内裤,一边在奇怪:「同样是人,为什么她的大腿就显得那么好看呢?好像还很诱惑人,真是怪事。」悟空问布玛:「不过,其他的龙珠在哪还不知道呢,怎么找呢?」布玛挺起高耸的胸部,得意地道:「这就是我头脑聪明的地方,我不只是脸漂亮!」她拿出龙珠雷达,告诉悟空,靠这个东西,可以找到其他龙珠所在的方位。

  「不管去哪,走着去是不行的,你把汽车弄坏了,必须得拿出另一个来。」她从怀中拿出一个盒子,从里面选了一个胶囊,挥手甩出,只听一声巨响,地上出现了一辆巨大的越野摩托车。

  「走吧。」可爱的少女走上去,发动起了摩托车。

  悟空张口结舌,惊叫道:「啊,啊,使用妖术了!你果然是会用妖术的,你这个大妖怪!」他想到自己刚才还跟这个妖怪紧紧抱在一起,自己的鸡鸡还插在妖怪的身体里面,而且自己还喝了妖怪的口水,同时也让妖怪喝了自己的口水,吸了自己鸡鸡里的东西,不由又是羞愧,又是恼怒。

  布玛惊奇地叫道:「你胡说些什么,这是叫轻松携带胶囊,在都市,这是常识性的生活必需品,这不是妖术!」悟空不放心地拿棍子戮戮摩托车,布玛不耐烦地叫道:「好了,快点,坐到后面去!快!」悟空跳上摩托车,坐在布玛的后面,抱紧她柔软的腰肢。

  「走啦!」布玛快乐地叫了一声,摩托车绝尘而去。

  悟空惊叹道:「真厉害啊,这个比我跑得快多啦!」布玛生气地回头叫道:「喂,不许碰错了地方!」她一回头,嘴唇却碰到了悟空的嘴唇上。悟空一口咬住她的嘴唇,用力吻着她,弄得她一时失神,差点把摩托车撞到路边的树上,吓得她用力咬了悟空一口,挣脱开他的嘴,赶忙回头小心开车。

  悟空捂着疼痛的嘴唇,奇怪地问:「什么地方是错的?这里吗?」他的手抚摸到布玛的胸部,揉捏着她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好奇地道:「真是奇怪的感觉啊!」布玛被他摸得浑身发软,娇喘息息,想叫他停手,却说不出话。

  悟空越摸越高兴,下身却又胀了起来。

  他抬起眼睛,仔细想着:「咦,为什么会胀起来呢?嗯,我知道啦,它是想做快乐的事啦!」他的手离开布玛的乳房,掀起坐在摩托车上的布玛的红裙子,一手托起她的粉臀,另一手扯下了她的内裤。

  布玛惊呼一声,悟空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将胀大的鸡鸡插进了她两腿之间温暖湿润的桃源洞中。

  「啊!」布玛大声浪叫,爽得浑身发软。

  悟空坐在这快速移动的摩托车上做这有趣的事情,十分快乐,抱紧布玛的臀部,随着摩托车的颠簸,一下下地将鸡鸡插进布玛的阴道中。

  布玛被他托得在摩托车上撅着屁股,被他从身后插着,拼命地喘息着。摩托车随着他插入的动作,一下下地在道路上跳动着。

  一辆摩托车在路上飞驰,还在一下下地跳动,这奇怪的景象吓得路边的猴子几乎从树上掉下来。

  离开住惯了的大山出外去旅行的悟空和布玛,开始了天外奇想般的奇奇怪怪的经历跟冒险。

  就像布玛所说的那句话:

  「愉快的旅行开始啦!」


  【完】